寄工作於愛情(七)

「為甚麼那麼突然?」
我們離開中心後,Anson一直沒有出聲。
「有所謂嗎?反正你今次就當學習吧,我會全權處理的了。」
他一臉沒所謂,可是我卻心急如焚。
回到公司已經四時三十分了,我趕忙把剛剛跟阿晴討論過的細節記錄到電腦去。
可是Anson卻用西裝蓋著自己的臉,然後躺在沙發上。
「喂,累了就回家休息吧,你會不會體諒正在工作的我呢?
你這樣就睡過去你好意思嗎?」
我從鍵盤發出的聲音感覺到自己打字的力量愈來愈大。
「要你管,我才是老闆好嗎?請緊記六時才下班,你好好加油。」
雖然他的聲音因為蓋著西裝而減少了,可是刻薄的程度卻沒減少過。
「怎麼了?有心事?」
我從螢幕別過頭,望向沙發上的「死屍」。
「八卦。」
這個反應,一定是有心事!
「跟老闆吵架是假的,跟女朋友『耍花槍』才是真的吧?」
「你很吵耳,我走了。」
語畢,他就站了起來,然後也沒把西裝外套穿好就走了。
「嘖,小器。」
我沒有追出去,也沒有打算理會他,我只是繼續埋頭苦幹地工作。
「不過,他真的有女朋友嗎?阿晴知道嗎?」
我也不太明白自己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疑問,或許真的是天生八卦?
後來也沒想太多,時間就一秒一秒地過去,就快到六時的時候,Nelson突然回來。
「還沒走那麼勤力?聽聞今天Anson帶了你去青少年中心商討這個星期六的活動,還習慣嗎?」
Anson邊掛上西裝外套到衣架,一邊說著。
「也沒甚麼習慣不習慣,只是剛剛Anson因為被我嗆到,所以好像有點生氣,然後就走了。」
說到這我也突然有種遲來的歉意。
「沒事的,他是嘴壞心腸好,你該見到他買東西給小朋友們吧?」
「嗯,也是的。」
「他只是不會表達自己,不要太介懷。」
Nelson的鍵盤也開始發出打字聲。
「你們認識很久了?」
我好奇(八卦)。
「很久了,我們四人都認識很久了,大學一年級就認識。」
他脫下了眼鏡,然後伸手就揉眼。
「他……讀大學的時候有很多女朋友嗎?」
一定有很多吧?我真的問了個白痴問題。
「有呀,就一個。」
Nelson不在意地回答。
一個那麼少?騙誰呀?
或許是Nelson看到我的表情,所以接著說。
「真的,就一個,可是兩年前分手了,你看著阿晴也想不到他們曾經一起吧?」
「甚麼?阿晴就是他的前女友?」
難怪阿晴的言語間好像很了解Anson,而Anson又好像不會對阿晴嘴壞啦。
不過,分手後,真的能裝著沒事做回朋友?
畢竟分手一定是因為不能再相處才分開吧?
即使很想再見面,又或者聊一下近況,
也會很尷尬,不是嗎?
那為甚麼他們的關係好像還不錯呢?
Instagram: https://instagram.com/PROMISEOFEIGHTHCENTURY
圖片來源: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