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無賴小說:Bye Bye My Love (六)

阿修及思敏也被魚旦的氣勢震懾了,雖然空氣中飄浮著一陣怪味,但兩人都不敢出聲。
「這個男人就是不愛妳才跟其他女人一起,妳竟然還怪責自己!」魚旦以厲聲質問思敏。即使她的容貌也算不錯,但怒火中燒的她竟像惡鬼。
「但……他說愛我的,只是那時我偏不信,所以才說……」思敏完全沒有想過眼前的魚旦會發難起來,畢竟魚旦的身份是阿修的
「還有什麼好說!」
「他說要用生命證明自己的愛。兩日後,我就見到新聞說阿修墜海了。我知道他一定是因為我才自殺的。」
「兩日?!」
「是的。她可以認為我不是一個稱職的男朋友,但不可能否定我對她的愛。這一點,我是無法容忍的。」阿修忍不住要插話,務求重奪思想上的主導權。
「放屁!」魚旦用力地吐出兩個字,不僅聲勢夠大,而且更生動地真的為周圍帶來臭味。「女人在說,妳也夠蠢了!妳知道一個為情自殺要多衝動嗎?傷心欲絕的兩日間,妳真的以為他會不吃不喝嗎?他還不是吃了幾頓香噴噴的飯,拉了幾次臭亨亨的矢,或許還看了兩齣電影。他只是因為其。他。原。因。自殺,順便把罪名放到妳頭上已而。」
魚旦一語道破阿修,他幾乎以為自己被魚旦曾一直監視。三人頭上的空氣凝固,但沒有成為水點,卻一下子變得像冰粒般冷。周圍人們即使只是輕聲竊語也逃不過三人的耳朵,因為那份叫人心寒的靜令他們的官能也過敏起來。
思敏盡力掩飾心中的難過;
魚旦醒覺自己的張狂而尷尬;
阿修看起來雙眼放空。這是人之常情,因為人總會逃避難堪的情況。可是,他是阿修呀!這個男人連逃避的方式也比任何人獨特,他把視線放在魚旦幾個座位身後的美女。
「那妳呢?」首先突破沉默的反而是思敏。
「我?」魚旦已顧不得跟阿修的約定。
「妳既然明知他是這樣的一個男人,為何仍要跟他結婚呢?」
「或許我愛他吧!」
「妳不確定嗎?阿修在妳眼中,有優點嗎?」
一向靈牙利齒的魚旦立時語塞,她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被訪談的對象,根本半點預備也沒有。她甚至集中視線投向阿修的雙眼,希望得到解圍,但換來的是空洞的回應。這個時候,魚旦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妳有聽過愛的反面是恨嗎?」魚旦問思敏。
「有。」
「這個男人空有才情,卻沒有骨氣;有點聰明,但又奸詐;少許俊俏,偏偏口賤。但我還是愛他,而且恨他。」
「這樣也能愛嗎?」
「我恨他的優點,也愛他的缺點。愛跟恨不是放在天秤上兩邊的東西,而是共生的。妳有多愛一個人,就會多恨一個人。當愛的比重稍稍大於恨時,那連同恨的部份也是愛;萬一恨多於愛時,所有的愛也會轉化成恨。」
不要說思敏了,就連阿修也從未想過這種違反「愛的反面就是恨」的獨特見解。阿修後悔沒有即時用紙筆去記下魚旦的說話,華文作者的老毛病讓他震驚起來。
中國幾千年文化種下來最根深蒂固的問題就是對權威的盲目信服,還有重視群體價值。於是,名人的說話在不問情由下就變成了金科玉律。一句「成名要趁早」害苦了不少張愛玲的信徒,也累了她的一生。而人云亦云的集體共識更見無稽,「否極泰來」沒有統計可言,也沒有嘗試驗證「否」與「泰」的直接關係。只要多人聽過那句話,人們連基本的科學求證精神也覺得不必了。何況「愛恨」這種東西本來就難以估量,又何來「愛的反面就是恨」呢?
「阿修,妳也愛她的缺點嗎?」思敏問阿修。
「我嘛……當然愛吧!」阿修冷不防會被思敏問到,連平常的遣詞造句也忘了,只懂簡單地答。
聽到這裡,思敏忍不住噗嗤地笑了,整個人也開朗起來。
「我覺得你倆很幸福呢!」思敏笑說:「我一直也是一個沒自信的人。我跟阿修一起時,起初真的很夢幻。一個有名的作家當我的男朋友,怎可能不興奮呢?但後來,其實我一直在忍耐。有些事情,我是不滿的,就是每一個女人也必定會不滿吧!我卻怕說出來會讓關係變差,又覺得自己未有資格跟他投訴,就只有硬吞回肚子裡。結果,我終日愁眉苦臉,弄至我跟他也不快樂的田地。我對他的愛未去到連缺點也愛的地步,我想阿修也一樣吧!分手的確讓我很難過,但同時也是一種解脫。不過,我卻一直擔心阿修是否承受得來,慢慢變得反而怪罪自己。剛剛聽完妳的說話後,我才想起原來兩個人只要在一起的話,關係就是平等,彼此的優點及缺點也必然無法掩飾。」
思敏一口氣說出心中的鬱結,阿修看傻了眼。兩人一起的時候,每當阿修發現思敏一言不發時,他也會問「有事嗎?」可是,思敏總是搖一搖頭,苦笑地回答「沒事。」這讓有時會叫阿修很氣結,明明就有不滿,卻什麼也不說,變成苦苦地看她的臉色。於是,阿修甚至變本加厲地刻意跟思敏吵嘴,希望她會一口氣說出所有不滿,但他卻低估了思敏的忍耐力。結果,氣結的反而是自己。
「難得你們能如此深愛對方,我就放心了。」思敏把飲品一飲而盡後,就站起來跟二人說再見了。臨分別前,她還不忘補上一句:「恕我暫時無法誠心祝福你們,因為這個男人在我心中仍有一定位置。所以,日後的喜帖就免了。再見!」
阿修望著思敏的背影,覺得如此瀟灑的女人很吸引。
「今次總算做了好事吧!」魚旦滿意地跟阿修說。
「但這次不會給錢妳的,妳違反了我們的約定。說好了妳不能開聲的。」
「你這個人也太吝嗇了。難得幫你的前女友走出你的陰霾,還要刻薄我!最少……」
「也不會請妳吃飯的。」
「不!我很餓了。」
魚旦沒有給阿修回應的機會,就一手穿過他的臂彎,拉著他去另食店。看起來,很愉快。
(未完)
註:《Bye Bye My Love》的網絡版本暫時告一段落。尾段(未完)跟太宰治的《Goodbye》是同樣的,此為致敬的方式。至於故事的後篇,日後會在出版小說中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