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的相濡以沫

林小姐是我一個印象特別深的客人,因為她從事一個很特別的行業-古玩買家。她主要穿梭歐亞各地搜羅古玩,居無定所,也不一定常來香港,所以大家能夠結緣也是很難得的。
 
當天因為她的行程緊迫,我到了她下塌的酒店咖啡廳與她會面,林小姐外表充滿書卷味,衣著簡單帶點格調,一副才華洋溢的模樣。打開奇門命盤,我看見她的命宮中帶杜門,為收藏,見白虎心星同宮,我說:「你外表給人的印象斯文有禮,但實質個性會太強更帶點主觀,而且不太愛說話,只會跟很熟的朋友才打開心扉,目前狀態心裡感到壓抑,有種難以釋懷的心情,今年不論工作與感情都不順,而且易犯是非口角,老實說林小姐你今年蠻辛苦的,唯幸財富方面不錯,因與工作相沖,夫妻宮不順,所以你今年要比較注意工作與感情方面的問題。」
 
林小姐是乙年命,男朋友是己年命的,乙庚相沖本是分離格,但基於她的工作關係這是正常的現象,相方年命相生,本是良好信號,但女方宮位有很強的賊星與凶象,於是我說道:
 
「你的格局比你男朋友理想,你男朋友長得不錯,而且是真的歡喜你,但我對他的性格有點保留,你要小心他會有說謊,言語不實的情況出現,慾念頗重,為了自己所要的他會撒很大的謊,最大問題是他有很多收藏性的桃花問題,由於你們經常分開兩地,老實說很多事情根本在你的控制範圍之外,這段感情會令你有苦難言,從閣下的命宮性格分析,你感情世界實況如何根本很少人會知道,我建議你多找朋友傾訴,守住太多秘密會很辛苦的。」
說畢,林小姐閉目沈默了一會,把玩著她手上的戒指,然後長嘆一聲說了令我瞎眼的話:「我們是行內同業,他是中法混血兒,主要住在法國,我們是在飛機上認識的,他的確長得帥,我很快便不能自拔地去接近他,我們亦很快就走在一起。由於大家都很忙,居無定所,我們大概每個月只能見一次面,而且地點都不固定的,有時在法國有時在西班牙,如果可以的話甚至遠至北京台灣等地方,這種電影般的浪漫維持了一年後,我想要結婚了,每次談到結婚問題他都在逃避,但我從相處細節感到他是很愛我的,於是我開始懷疑我們之間有第三者……但後來發現,原來第三者一直是我,我們在認識的時候他已經結婚了,我一直也覺得不對勁,只是想不到是這種程度。」
 
我聽到後也覺得無語了……問他難道你一直沒察覺嗎?林說由於是異地情緣,加上聽不懂法語,很多生活細節也管不到,所以一直蒙混過去,現在正躊躇著應該繼續爭取,還是離開,這是她今天來的目的。
 
我沈默下來,繼續看著二人的宮位作比較,希望能找出一個最中肯的答案,衡量過二人的緣分與個性配合,我跟她說:
 
「我認為這感情不應繼續了,最大問題是男方有太多謊言,性格上他不是一塊作伴侶的料,而你實際上是一個心思細密的人,很多事情你都會找到端倪的,接下來我想再提醒你一句,現在把該斷的都斷了後,不要再追查執於事實的全部了,男方還有更多事情你是不知道的,我不如幫你催下一個桃花吧。」
然後又迎來了片刻的沈默,氣氛壓得我喘不過氣,如果這時候她手上可以點一根香煙的話,那種感覺會比花樣年華裡的周慕雲更加滄桑,好不容易等到林小姐開口說:「我知道他還有很多事情暪著我,但我還是放不下,師傅請你幫我增強這段關係,希望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林小姐,這樣你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的,儘管我可以增強你們的運,但你以後要有一個覺悟,他騙你時,你也要騙自己,你可以嗎?」
 
「知道了。」這個回答是當天來得最快最直接的答案。
 
在開車回家的時候,車子停在紅緣燈前的十字路口,我看見一對年老夫婦走過,男的滿頭斑白,微陀身,女的撐著拐杖,杖上還有一個紅色膠袋,他倆十指緊扣慢慢地走過馬路,心頭不其然泛起一陣溫暖的感覺,他們定是對相濡以沬的老伴,再想起剛剛林小姐的故事,在現代充斥著謊言的已把相濡以沬改寫,慾望把心靈都蒙閉了,既欺人,也自欺,很多人都起著相濡以沬的願,卻行著相愚以末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