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四)

「喂?」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一把年輕男子聲。
「你好呀,我是Carrie 呀,我是打來應徵的。」
「Carrie?那一個?中學被我甩了的那一個?」
對方輕挑的態度,害我想立刻按上結束通話。
「今天下午,在旺角街上被你們四個拉住說的那一個女生。」
我深呼了一口氣,叫自己要保持冷靜。
「下午?我拉住了很多女生說話呀,我也給了很多女生電話,你能給我多點特徵嗎?」
「你這個人……」
我終於忍不住,按下了結束通話鍵。
這個Anson嘴巴壞就算了,想不到還是好色之徒。
正當我拿著另外三張卡片,準備打給其中一位的時候,電話又突然響起來。
「喂?抱歉呀,剛剛我在開玩笑而已,我認得你,啡色短頭髮,架著鐵框眼鏡,背著一個小背包,穿著連身裙那一個對吧?」
輕挑的態度突然變認真,害我差點認不出聲音的主人。
「嗯,剛剛很抱歉,不小心把通話結束了。」
「沒關係啦,如果是我,聽到第一句就結束了,那你明天來?」
「那麼突然?」
說實在,我有點慌張,因為根本連上班時間,薪酬都還沒知道。
「隨便就好,我們也不是甚麼嚴格的公司,大家都很隨和的,明天下午兩點吧,地址一會兒Whatsapp給你,晚安。」
「嘟嘟嘟嘟嘟……」
我還沒反應過來,Anson已經把電話掛掉了。
回到家,洗完澡出來,已經看到他把地址發給我了。
「火炭?幸好不太遠,還是早點睡吧。」
第二天早上,普通梳洗過後,就穿著西套裙出發了。
雖然人家說隨便就好,但作為求職者,總不能馬虎吧?
在小巴上,我努力背下英文的自我介紹,準備不時之需。
說實在,第一次有點緊張。
昨晚雖然說要早點睡,可是最後還是寫了一張清單,然後把要拿的東西都放進袋,才安心睡覺。
「筆﹑樽裝水﹑個人簡歷,都有了,好!」
在車上來個最後檢查,然後順便再看一次今天的妝容會不會太濃。
Cindy跟我說,去的妝容最好以簡單和樸素為主,不要太誇張。
正當我準備完畢後,剛好就到了火炭。
我看著Google Map,尋找著他們的位置,最後來到一座工廠大廈的外面。
我乘著要親手打開鐵閘的升降機,進去後又要自己親手把門關掉,然後升降機發出「轟轟轟」的聲音,害我愈來愈緊張。
「不會有危險的吧?」
想著想著就到了。
剛離開升降機,就突然聽到有一把聲音在大唬。
「呀!!!!!」
我自問膽子不小,可是聽到還是很害怕。
不過一場來到,就決定要豁出去。
可是我跟著地址上的號碼去到他們辦公室外面才發現,這裡就是剛剛發出慘叫的地方。
「Collaction ?拼錯字了吧?」
我看著辦公室前的門牌,充滿著疑惑。
最後,我還是鼓起勇氣按下電鐘,隔了一會兒,打開門的竟然是Nelson。
「進來吧。」
Nelson 跟Anson 果然不是同一種人,Nelson 給人的感覺比較隨和,而且也比較認真。
一進去辦公室,才發現Anson原來坐在50”大電視前面在跟Himphen在玩遊戲機……
我大慨猜到慘叫聲的由來了。
而辦公室的另一頭,看到Andrew 正在開放式的廚房裡在煮食物,他看到後,微笑地看著我點頭,我也自然地點了一下頭。
「喂!終於到了?來吧,來吧!」
Anson 感覺到我進來後,把遊戲控制器丟掉,好像小朋友找到更有趣的玩具似的。
「你還沒吃東西吧,我們邊吃邊聊吧,Andrew正在煮意大利飯,雖然是即食的,但也不錯吃。」
Nelson 微笑著替我把椅子拉出來,好讓我坐下。
咦咦?我是來了私房菜還是怎樣?
正當我疑惑之除,他們四個已經坐在我的對面,就像普通的似的,
除了桌子上的那幾碟不同口味的意大利飯。
「你拿簡歷出來給我們看,然後我們邊吃邊聊吧,不用太緊張。」
Himphen 替我把飯盛在碗子裡,然後推向給我吃。
我把簡歷交給了Himphen,然後望向他盛給我的飯。
不知怎的,我有點害怕,有下藥吧?
「你害怕我們下了藥嗎?白痴,小學生喔?」
Anson 邊吃邊說,害我一臉尷尬。
「哈哈哈,原來如此,也是的,在這種偏遠的地方,又沒有甚麼人,被四個陌生男生包圍著,而且還有不是密封的食物和飲品,也是令人感到有懷疑。」
Andrew 也開始吃,只有Himphen在認真看我的簡歷。
或許是食物太香,Himphen 看了一會兒就把簡歷關上,交給了Nelson,然後自己獨自在吃飯。
「你大學主修市場學,那你對於宣傳有經驗嗎?」
Nelson 首先發出問題。
「有的,在大學的時候,我也有作為一個宣傳的統籌替學會和班級作宣傳,而且成效也不錯,在簡歷最後的那幾頁就是我當時所設計的海報﹑宣傳單張和宣傳計劃表。」
說實在的,飯太香了,我開始忍受不住,口水不停在流,我只能吞下去抑壓住自己的食慾,而且我連早餐都還沒吃,下次一定要吃過早餐才去
「如果你真的太肚餓,可以吃的,我覺得你可以相信我們的。」
Nelson 微笑著說,令我的尷尬感也消失了。
邊吃邊聊,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們問我對於上次在街上擺攤檔的意見,
而且如果讓我作為宣傳,會有甚麼計劃令他們可以讓更多人認識。
我把我的意見一一說出,雖說環境和氣氛像朋友吃飯聊天一樣,可是我還是很認真的說出來。
他們都很滿意似的,而且Anson也難得正經參與討論。
就這樣,過了一個下午。
「謝謝你,我覺得你作為一個宣傳,真的很稱職,你還有甚麼其他問題嗎?」
Himphen 微笑地把簡歷交還給我。
「我很好好奇,你們公司的名字,是拼錯了?還是有別的意思?」
雖然這樣問好像很失禮,可是我很想知道。
「哈哈,其實這樣問的人也有很多,其實Collaction 就是 collect 跟 action 的合成詞語,源於collect  resources,take  action,意思是收集資源,共同行動,你也好好記下我們公司名字的意思吧,因為如果你願意,你就將會是我們公司的一員了。」
Nelson 的意思是我已經合格了?
「那請問,薪酬和上班時間是?」
很失禮的問題,可是還是要問,因為是我的權利呀!
「呀?原來還沒跟你說的?薪酬就跟你簡歷上寫所希望的就可以了,而時間就是星期一至五的朝九晚六,下午一小時吃飯時間,假期就隨便請好了,跟我們通知聲就可以了。」
Andrew一邊收拾盤子一邊說著,另外三人也是點著頭地幫手執拾。
我沒聽錯吧?這待遇實在太好了!
「謝謝,我幫你們一起執拾吧,因為我已經是你們的一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