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六)

Anson 突然說要去拜訪客戶,我也是無思無想。
在列車期間,看著不停閃爍的鐵路路線圖,
一邊在幻想著即在那一個站下車。
會是去中環嗎?一些銀行或保險公司之類的,
會是大學站嗎?去科學園之類的,
還是說會去旺角嗎?找一些特色樓上小店之類的。
他沿路都沒有說話,只是拿出電話不停在打字,
大慨是跟別人在聊天吧?
「下個站下車了。」
正在我觀察他的時候,他突然望向我說話,嚇得不我自然地低下頭。
「睡著了嗎?」
他慢慢走近我。
「才沒有呢,發呆而已,嗯嗯。」
我裝著沒事,舉起頭看著路線圖。
原來我都猜錯了,下一個站是長沙灣。
離開鐵路站後,他就一直走在我前頭,在長沙灣走著走著,
完全是我不認識及未曾看過的街景。
這裡的環境有點差,沿路都是小販當,地上都是垃圾及水漬,還有東穿西插的貨車和行人。
「你等一等我,我進去買些東西。」
他停在一間「士多」的門口。
我聽他所說,乖乖站在店外等著。
等待期間,一直有很多穿著很「街坊」的人走進去,
他們臉帶微笑,很快樂地聊著生活閒事。
「買完了,走吧。」
Anson兩手都拿著很大的一袋零食。
「喂?你幹甚麼呀?你吃得完嗎?走的時候再買也可以呀。」
「白痴,不是我自己吃的,這是給客戶吃的。」
?????
跟著他又轉了不知道多少個彎,走過多少個街口,
終於走到一個公屋屋邨內。
「客戶住在公屋?」
我好奇地東張西望,他也沒回應我就繼續走。
最後終於走到一個小形建築物前,他示意我幫手按門鈴。
「叮噹叮噹。」
等了一會兒,就有個年輕的女生從裡面走出來迎接我們。
「咦?你今天不用上班嗎?不是說了六時才會來開會嗎?」
眼前的女生跟Anson好像很熟絡,完全不會像我一樣,忌諱著他。
「反正你也閒著沒事做,我早點來也可以吧?」
語畢,他就從門隙擠了入去。
「我很忙好嗎?你才閒著沒事做呢,這個時段就是,又跟上司吵架了?」
女生一邊嘮叨他,一邊替我打開大門。
「你……你好。」
我有點尷尬地對她點了一下頭,她也對我回報了一個微笑。
女生帶我們進了去他們的會議室,然後替我們倒了兩杯水。
Anson 隨意把西裝外套脫掉後,開始把零食從袋子拿出來。
「喂,給客戶們的。」
「甚麼鬼客戶呀?小朋友們吧?」
????
「小朋友因為有,所以是我們的客戶,我沒說錯呀。」
呀,原來是這樣的意思。
「你好,我叫 阿晴,是這裡的社工,你是義工?」
阿晴主動跟我打招呼,我也替自己一直呆坐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我叫Carrie,是Collaction的新員工。」
「是呀,請來幫我們擦屁股的,我們開始討論一下中心開放日的事吧。」
經過阿晴的介紹,原來這裡的主要服務對象是低收入家庭和兒童,這次開放日因為是大型的活動,所以需要大量義工,而中心希望可以透過這次機會,給附近的小朋友一次「工作」機會,就是今次活動的義工,而報酬就是給予他們在參加時寫下所需要的禮物。
另外,這次活動主題就是,因為中心主要對象是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所以希望可以令他們對未來抱有希望和想法,即使是低收入家庭出生的也可以懷有地長大。
「很有意義呢……」
我望著阿晴,有種說不出的感動。
「所以你對於自己有人工這一回事會感到羞恥嗎?」
Anson冷不防地放了一下箭。
「哎吔,是你們自己請回來的,為甚麼要說得那麼難聽?」
阿晴輕輕責怪了一下Anson。
「是的是的,我先去一下廁所。」
Anson輕輕的走了,然後阿晴對我說,
「不要怪他,他天生嘴巴壞,可是人不壞的,我來給你看看他跟小朋友玩的照片。」
晴從櫃子裡拿出了一本頗厚的相冊,內裡大多是中心之前辦活動的照片,
而照片裡不缺Anson的身影。
「想不到他是個那麼熱心公益的人呢。」
坦白說,我對他開始有點改觀。
「是呀,平時他經過我們中心也會買些食物或文具給小朋友們,你看,他今天又買了兩大袋。」
阿晴不停說著Anson的事,笑得看不見眼。
阿晴,是喜歡著Anson的嗎……?
「我回來了,繼續說下去吧,這個星期六就是開放日了吧?不是還有很多事沒決定嗎?」
甚麼?還有五天就是活動日期?
第一次要面對的工作那麼就出現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