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三)

他們捉住我,在街上聊了二十多分鐘,最後他們各自都放下了一張卡片給我。
「如果有興趣應徵就隨便聯絡我們其中一個吧!」
拿著卡片,禮貌地道別後,我就跟Cindy繼續了尋食之旅。
Cindy一直在叫我考慮清楚,不要因為一時之氣又或是因為可以被一大班男生
包圍而衝動決定。
「人家又沒有說一定僱用我。」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呀!你不覺得他們很可疑嗎?」
「那裡可疑呀?你才可疑吧,又不是要你投梁振英做下屆特首,為甚麼要一直投反對票?」
「夢想呀,他們在說夢想呀,這個世道還有人說夢想嗎?有的,那些保險呀,銀行的宣傳廣告就是用夢想作包裝,以後騙你投保呀。」
「人家好明顯不是銀行或保險公司吧?你的小心眼太嚴重了!明明人家就在做有意義的事。
「那就算是真的,追尋夢想感覺好虛幻,你不怕突然就有一天,公司就那麼倒閉了吧?」
「怎麼會呀?只要人類一直抱有夢想,就有人要追夢,那公司就能營運下去了吧?」
我說完後,Cindy向我投以一個好奇的眼神。
「那你有夢想嗎?」
被Cindy突然這麼一問,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要…….要你管!」
回家途中,在車上一直思考Cindy剛剛的那一條問題。
夢想?
才沒有想過呢。
或許曾經的夢想就是嫁給他,那個早就跟別的女人一起的負心漢。
小時候,看到爸爸媽媽恩愛的畫面,就會憧憬,青春期更被書藉薰陶,想著長大後找個好男人,
然後就像童話書的結局一樣,從此幸福地樂地生活下去。
我相信,很多女性都曾經抱著這樣的夢想,可惜的是,
人愈大,才發現這真的只能被稱作夢想--只會發生在夢裡的想法。
是我們太愚笨,還是他們太過聰明。
現在的夢想,已經再想不到,因為夢想也隨著跟他一起的夢所隕落。
想著無聊的事,就回到家,就像平時一樣。
「我想,生活是時候要些突破,需要一個新的開始。」
我拿著手上的四張卡片,開始思考著該打給誰。
卡片上原都印著他們的樣子,這才仔細看清楚呢。
原來身材很瘦,像專業人士的那位叫Himphem,
而舉牌的那個叫Nelson,
偏肥的那個叫Andrew,
而有點帥,可是嘴巴很壞的叫Anson。
「該打給誰呢?」
正常來說應該打給隨了嘴巴最壞的另外三個人,可是我又不知道為甚麼下意識地捉緊Anson的卡片。
心跳很快,聲音也很大。
「白痴呀,打個電話也給我心動,還是中學生嗎?我決定要打給誰了!」
圖片:《星月無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