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有同樣怪癖的她(上)

,在下班時分擠滿了人。
「咦,嚟咗好耐?」剛好她旁邊的位置有空位,我坐了下來,把沉重的公事包放在地上。
「無幾耐啦,今日奇蹟地準時收工。」她闔上手中的書本。
「妳個樣好殘喎,無事嗎?」我打開手上的書本,視線卻瞟向一臉疲態的她。
「係啦,畀個衰人老闆鬧餐死…」她長嘆一口氣,肩膀都軟垮下來。
「咁而家好啲未?」我深呼吸,把紙張和墨水混合而成的氣味吸進肺內。
「而家好好多啦~」她也跟我一樣,慢慢地深呼吸。
有人喜歡看書,卻不捨得買,所以窩在書局裡大半天,看過夠才回家。我們倆人,卻只為了嗅嗅書局才有獨特的味氣,舒解一下在工作上的悶氣……
這是我的,也是屬於我們倆人的
我相信,任何人或多或少都擁有,就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怪習慣一樣。但是習慣跟不同,習慣可以用時間去培養,亦可以隨時間而戒掉。但則好像根深柢固在我們的基因序列一樣,由呱呱落地就跟隨我們整輩子,不能自拔。
之中細分很多種類,有的可以作為朋友的話題,或者笑柄。也有些因為令人難以啟齒,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直至死的一刻,也伴隨著基因枯萎。更嚴重的,會涉及到犯罪甚至跟正常的道德觀念背道而馳,所以只能苦苦忍耐一輩子。
在感情上,有人可以為了愛人去改變習慣,但呢?就沒辦法了,只能默默地等待跟你有同樣的人吧。
根據人類學家研究,在眾多的當中,有關嗅覺的佔大多數。有人喜歡嗅氣油、嗅洗衣粉、嗅天拿水、嗅木材、嗅襪子……而我,則喜歡嗅那種獨有的,紙張跟墨水混合而成的味道,每當工作、感情上有煩惱,我總會到待上好一段時間,隨著肺內充滿著那種味道,心情也會變得舒坦。但我萬萬想不到,這種,會讓我遇到「她」。一個跟我有同樣的女生。
那一次,兩個的相遇……
「呼、嗄、呼、嗄,味係唔同啲嘅!」我很喜歡看書,家裡的書櫃也放滿了一大堆,可是總不及那種濃厚的書香。
「呼、呼、呼!」所有人都俯首專注在書本上,我則有空閒四處張望,這時竟然讓我發現有人發出跟我一樣的呼吸聲。
「嗄、呼、嗄、呼。」我一邊深呼吸,一邊東瞅西看。終於在最少人角落,我察覺到一個女生翻開書本,卻閤起雙眼不斷作出深呼吸。
「呼、呼、呼!」我故意大聲呼吸,像在尋找共鳴一樣。
「……」女生聽見我的呼吸聲,眉頭輕皺然後張開雙眼。
「妳...都鍾意聞書味嫁?」不論是結識女生、朋友問候、任何場合的開場白…這句說話都愚蠢得很。
「係啊…」想不到,她竟大方承認。
「哈,估唔到竟然有同好,每次放工太累,我就會嚟吸收呢度嘅日月精華。」想不到話題匣子就這樣打開了,尷尬的氣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咦!我都係喎,不過,你鍾唔鍾意睇書嫁?」她捂住嘴巴瞪大眼睛,那個樣子可愛極了。
「鍾意啊,不過我比較鍾意睇日本小說,外國翻譯小說啲人名太長,我記唔到…」我搔搔頭。
「雖然日本小說心理描述的確係好細膩,但係我就鍾意睇外國小說多啲,裡面每個場景都會喺我個腦度浮現出嚟架。」
「我都係鍾意日本小說啲題材……」我據理力爭。
就這樣,我們肩並肩坐著,倆人由自己的,變成討論自己的小說喜好。
那天,的氣味混雜了她的氣味,好像變得有一點點不一樣。

圖片來源: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