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無賴小說:Bye Bye My Love (二)

雖然阿修出院時被問話,但由於他的演技精湛,總算成功騙過了調查的警員。這次就變成了意外墜海,而且還向保險公司申請了住醫賠償。既然是意外,如果不理賠就顯得更奇怪了。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束鬚編輯問。
「不是說了想找女人嗎?」阿修理所當然地說。
「你不要滿腦子也是色情的東西,好嗎?」束鬚編輯夾起一片刺身,續說:「這一餐就算我的吧!但要是你再沒有新作發表的話,我怕你連飽肚也是問題。」
「當然算你的,你不是可以開公費嗎?」阿修瞄準另一片最大的刺身,立即夾起。「我不是要跟她們上床,只是想見見她們。人與人之間是相互影響的,我其實一直幻想她們在跟我分手後的日子會怎樣。仍會懷念我嗎?還是把我當成一個標準,找更好的男人。」
「要是這樣的話,那她們的標準也太低了。」
「我好歹也是暢銷作家……」阿修話未說完就被束鬚編輯搶了對白:「曾經。」
兩人吃過飯後就分別回家,途中阿修不停在想著如何才能體面地跟舊女友們見面,畢竟在分手時,並不是每一位也處理得好。要是貿然見面的話,說不定會吃閉門羹。不過,阿修就是有一種無謂的執著。雖然他從未想過能寫下一本經典作品,也不認為再寫題材會成為經典,但一旦決定了就想盡辦法成事。叫他放棄堅持可不易,也無法強迫他做不想做的事。
突然,一個充滿白色閃光的櫥窗吸引了他的視線。那不是真正會發光的東西,而是一襲經陽光反映下揮發出聖潔的婚紗。阿修過往對只抱持玩樂的態度,「兩個人一起要是不開心的話,根本就是受罪」是他的名言。
男人在世界也有另一個年齡。這跟實際年齡無關,反而被「經歷」直接影響。阿修就是沒有特別刻骨銘心的經歷,所以才沒有任何成長。在他的世界中,女人只是一件玩物。要一個小孩長時間集中在一件玩具上,這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從未認真地想過要跟一個女人結婚,婚紗更是一種要敬而遠之的物件。
可是,他剎那間從那婚紗上得到靈感,就像他從前寫小說一樣;有時候空想了大半天也寫不出半個字,但只要靈感一來,瞬間就寫好了一個月的連載。對了!從前的阿修可是紅得連雜誌也有連載他的故事。
那個時候他的文字有價有市,一篇文章是按每個字收費的。他曾抱怨對方不把標點符號計算在內,不是因為錢會多了少許,而是讓他錯過了成為趕潮流的作家。不知從何時開始,「逗號」變成了表示語感的新派寫作方式。
明明,在小學時,就學過了。偏偏,一批新晉作者,就不停地,甚至,胡亂地,在文章中,加上逗號。
起初阿修對他們都嗤之以鼻,更夜郎自大地說要維護傳統。誰不知時代已經變了,最高消費的新生代讀者對「我手寫我心」有新的要求。新晉們的寫作方式自形一派,更大賣起來,束鬚編輯找來的那位年輕新星就是其中之一。阿修不服,決意以銷量決戰,可是落得慘敗的下場。沒有人怪他半句,這反而使他的自尊嚴重受損。因為這等對直接被放棄了,只欠補上一句:「你已經過時了。」
好勝的阿修難以接受失敗。自此,阿修開始嗜酒如命,煙也抽得更兇了。
「先生,可以幫到你嗎?」一把沙啞的女人聲音從店門傳來,但語氣上似疑問多於迎客,大概是以為目瞪口呆地望著婚紗的阿修是變態的戀物狂。
「有。」店員也冷不防阿修會如何回答,一時接不上話。於是,阿修續說:「妳們的婚紗拍攝是按相片張數計算的,對嗎?」
「是的。而且,在本店內拍攝的話,是不另收租衫費的。」店員以為有生意找上門,馬上轉成笑臉。
「如果不按套餐,有其他張數選擇嗎?」
「套餐是較便宜的。當然,如果先生想拍更多的話,我們可計算優惠價給你。至於化妝……」
「我只想拍一張。」
「一張?我們公司可不……」
「對的,就一張。不要告訴我不行,明明剛剛妳才說按張收費的。這是口頭承諾的一種,要是妳以為開一個不合理的高價打發我,我保證貴公司的名字會出現在各大報章雜誌平台。當然,我會用信用卡簽賬。按信用卡機構規定,只要商店貼上信用卡標誌,不管消費多少也可簽賬的。」
店員被阿修一時之勢嚇得語塞,而且她也考慮到會否什麼商店測試之類。試問正常客人又怎會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呢?於是,即使感覺阿修故意刁難,也都只好唯唯諾諾地答應了。
「那先生會什麼時候拍攝?」
「待我先找到一個新娘吧!」
說完後,阿修頭也不回就拋下那位無奈的店員離開了。
他的計劃是這樣的:找一個女人來拍一張結婚照,之後在社交網站向特定的朋友;就是前女友的朋友公佈。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找舊情人,告知他要結婚的消息。
男女走在一起的話,要不是結婚(或形式上的結婚),就是分手。比足球賽更殘酷,從結果而論,沒有和局,就只有輸贏。好勝又幼稚的阿修確如此相信,因此,他要站在一個勝利者的角度,在舊情人面前耀武揚威一番。
但問題來了,他在那裡找一個「老婆」呢?要是熟悉的朋友,總會有共同朋友吧!那不很容易穿幫嗎?但如果不認識的話,又有誰願意當這個演員呢?
思前想後,阿修決定到一個交友網站認識女人。由於他怕被人認出,所以刻意隱藏自己身份。如此一來,幾乎所有用戶也對他起疑。不要說是認識了,就連回應也顯得很疏落。阿修心知這應該是行不通了,卻又急於成事。於是,他把心一橫就在一個專門尋找出軌或援交對象的網站找「老婆」。
在看過眾多女人相簿中,阿修選了一個叫「魚旦」的女人。沒有其他原因,就純粹是因為對方長得也不錯。二十多歲,比他過往的舊情人都年輕。與她們見面時,這可大大加強阿修的自信,就是「我亦對年輕女人有吸引力」。而且,在稍為性感的衣著下,可見到她的優美曲線。雖然阿修不是天真得沒有懷疑對方用的是假相,但總不能怕被騙就預先降低自己的要求。阿修傳了第一個訊息給對方後,對方很快就回應了。
「你是說要我假扮你未婚妻來見你的前女友……為什麼要這樣做?」阿修說出大概要求後,魚旦顯得有點錯愕。
「對。原因不好說明,但不會是犯法的事。」阿修暫時不想透露自己是小說作家,更沒有可能一開始就告訴對方想自殺。
「會有生命危險嗎?你不會是傷害得女人太厲害,而對方又死纏爛打嗎?」
「不是。只是好奇想見見她們。」
「你寧可見舊的女人,卻對我沒興趣嗎?先生,這打擊可不少呢!」
「對不起。那妳願意幫忙嗎?」
「世上可沒免費午餐,我可以幫你,但要收錢的。」
「多少?」
「每次外出八百吧!這是我的公價。」
原來魚旦是一個當援交的女人,阿修本想結束對話,但細心一想也不錯。年齡的差距讓他們有共同朋友的可能性大減,而且她的特殊兼職反而更能保障彼此的身份。一來,她應該不會自暴職業,二來,即使有人認出她是當援交,也不好上前相認。
「這個價錢包做愛嗎?」
「另議吧!」
(下回預告:阿修跟魚旦見面,在糖衣的外表下,卻有叫阿修差點打退堂鼓的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