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最終回)

「你……殺了她嗎?」
這次,我學乖了。我緊緊地握著餐刀。通常電影的情節也是這樣子的:好人在發現壞人的惡行後,惡人就會突然變臉,殺死好人。而我在角色設定上,應該是一個好人。
可是,預期的面目猙獰並沒有出現,反而是一臉懊悔。
「如果可以的話,我的確不介意親手殺死她。」
「但你沒有?」
「可惜,妳對了。」
「你不是很痛恨她嗎?」
「妳會平白恨一個跟妳無關痛癢的人嗎?即使是新聞中最兇殘的惡徒,妳也只會厭惡,但不會恨。」Jeffery放下餐具,續說:「愛一個人才會恨。如果夠愛,即使再恨,也不會傷害。」
或許Jeffery是對的,如果要傷害一個人就不要太愛他,否則只會傷人自傷,根本就不理性;但或許Jeffery是錯的,如果真正愛一個人就是全無保留,否則就不算是愛,但愛本來就不理性。
「那Mandy是怎樣死的?」
Jeffery沒有立即回答,他慢慢地把早餐享用完後,就著我跟他一起離開大屋,向後山方向進發。曾經有一刻,我想過拔腿就跑。但荒山野嶺,加上我又不懂開車,逃跑反而更不安全。所以,我只好乖乖地跟在他身後。跟昨晚比較,如今的Jeffery又再恢復原來的風度翩翩,不時伸手過來拉著我,好讓我走得更輕易。但幾個小時前,他才向我落藥,還強行進入我的身體。
到底那一個才是真正的Jeffery呢?
邊想邊走已見到一個墓碑。那是一個中式帶半圓頂的墓碑,上面有一張陶瓷相片;或許是Jeffery經常在外人面前叫我為Mandy,我首先留意是相中人的樣子是否跟我有幾分相似。幸好,結果並沒有如此戲劇性。
「她就是Mandy了。」
由於沒有預備香燭,我只好雙手合十並低頭致意。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相遇」,就是從前跟妳睡過的人,現在卻在我身邊了。這種透過性關係的特殊連繫,是競爭,也是共情。對於一位逝去的競爭對手,我只能永遠站在不能比較的失利位置。
「她是怎樣……離開的?」
「自殺。」
「吓?」我驚訝得即時反問,卻失禮地忘記自己在逝者墳前。「她不是找了另一個有錢人才移情別戀嗎?」
「妳以為我是如何發現?」
「不是有人傳了短片給你嗎?等等!難道……」
我對自己的想像感到驚訝。要是真的話,那實在太殘忍了。而Jeffery 卻見證了愛情世界中最殘酷的一面。
「當我收到那段短片時,不只是我,全世界只要有興趣的男人都可以在網上欣賞她的裸體,還有做愛的不同姿勢。」
「太過份了……」
「那個男人最後更扮拍日本AV般,把精液都射到她的臉上。如此一來,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臉孔特寫了。」
Jeffery 說起來可沒有半點感情起伏,他應該是刻意的。即使是我這個「外人」,只要稍有同理心,都感受到那份難以承受的羞恥。不管是朋友、同事、家人……所有人的目光也變成壓力。確實,只要一被放在虛擬網絡上,唯一逃避的方法只有永遠離開現實世界。
「Mandy自殺後就連父母也不想認她Mandy,怕影響當醫生的家姐。她的父親有原居民背景,於是,就把她安葬在這裡。之後,我設計了好幾個股票價格計算的程式,就向某個土豪買了附近的地,建起這間屋。」
「難怪你會住在如此偏僻的地方!」
Jeffery的深情是我無法想像。但過份清醒的頭腦反而讓他過度壓抑,變成心理不平衡。
一個人,的確不可能過份理智;
一個人,就應該要有情緒的出口;
一個人,是無法承受長期被囚在過去的困窘。
即使Jeffery說起Mandy的悲慘遭遇時,仍假裝異常冷靜得彷如訴說第三者的故事,但我卻留意到他雙手在褲袋中正緊握的拳頭。
我雙手環抱著Jeffery說:「哭出來吧!」
「不。」
「那會讓你舒服一點。」
「我怕……」他的聲線變得很弱。「我一開始就收不到聲。」
「沒關係的。」我稍稍再用力緊抱著他說:「你再瘋癲的一面,我都已經見過了。在我面前,你不必再掩飾。」
Jeffery沒有回話,也沒有任何動作。不!是沒有主動動作,但身體的輕微抽搐卻騙不到人。我們就在晨光之下及另一個女人的墳前,任由感情及眼淚流逝。
回到大屋後,我問Jeffery是否記得前一晚發生的事。他說自己記得,但每當心情到達最空洞時,他就連自己都控制不了行動。
「妳會留下來陪我嗎?當然,如果妳選擇離開,我不會強求。那五百萬,我會照樣給妳的。」
「可以,但我有要求。」
「請講。」
「我要改變你屋內這單調的顏色。另外,不要再叫我Mandy。」
「知道了,芯兒。」
自從那天開始,我就跟Jeffery半同居了。為了解決Jeffery的問題,我在網絡上找尋不少資料。他應該不是抑鬱症。抑鬱是失望到絕望,而絕望讓患者被迫放棄世界及自己。Jeffery應該是創傷後遺症,他透過性及暴力來掩飾傷口,而清醒過來後卻為自己所作所為而失落。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過往的他可讓金錢來滿足他的瘋狂。但這無助他的康復,他需要的是愛;不是被愛,而是可再愛一個人的能力。
之後每星期,我總有幾晚會到他家裡過夜。起初,他仍不時會出現粗暴的性行,但我堅持不輕易就範。後來,情況慢慢好轉,Jeffery 即使在狂亂時也懂得辨別前後。我深信自己已慢慢取代了Mandy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這應該是愛情的力量。
******
「小富婆,看妳臉色紅潤,最近採陽補陰得很成功啦!」Alice 飲一口糖水,再說:「將來嫁入豪門後,可不要反臉不認人呀!」
「妳少來這套!我一有時間就找妳,反而是妳比我更忙。還是經常出去玩嗎?」
「青春有限,玩得就玩啦!」
「真不知Sam是如何忍得到妳的!」
說著笑著,時間也差不多了。這晚,我可要回家陪兩老晚飯。Alice在離開前先上洗手間,期間電話的提示聲響了好幾次,看來她仍熱衷於那無聊的網絡交友apps。
由於響得有點誇張,我就拿起電話,打算把聲音減少。可是,一個聯絡人的名字吸引了我視線---Jeffery。不可能吧!應該只是同名同姓。我是這樣堅信的,但卻敵不過好奇心。
「今晚妳來吧!」
「她不會來嗎?」
「不會。」
「你仍未玩厭她嗎?」
這些都是已讀的對話,接下來的卻叫我心碎。
「芯兒太單純,我的演技變成多餘的表演,她就連餘興節目也不如。」
「反而是妳一早就看穿。不過,我喜歡妳為錢可什麼也做得出,叫妳扮狗也不難。」
「今晚等妳。」
「仍是舊價嗎?不要像上次般臨時議價,我不吃這一套的。」
「Hello?」
待Alice出來後,我輕輕地向她說了一句「淫娃」,再把電話交給她就離開了。
如果寂寞有害的話,那它最大的害處就是讓人產生幻覺;以為在大海中拾到一塊救命的木板,原來會隨著水流愈飄愈遠。一個虛假的喘氣機會,換來海水侵蝕皮膚、喉嚨亁渴、甚至全身傷痕,那塊木板根本就是殺人的暗器。
這件暗器可以是交友apps,也可以是一場虛情,或一段假義。
~完~
(新作預告:《Bye Bye My Love》;一個性格無賴的過氣作家,在自殺不遂後,隨意找一個女人來跟五個前度說自己要結婚,打算在見過她們後再安心上路。一段看似懺悔的最後之旅,道出他是如何用計追到那五個女人,又因何故分手。)
圖片來源: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