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小說︰交誘(十九)

Jeffery的說話差點嚇到了我,但我回神一想,馬上就意識到他說話的意思。
「我不是Jeffery,我叫張啟明。」
果然,他的意志被囚禁在某個年紀。其實我應該一早就留意到,Jeffery的動靜、語氣及眼神也完全不似一個成年人。至於做愛,那可能只是人類天生的本能。他只是按少量志及本能行事。
「那好吧!張啟明,我有什麼可以幫你?」
「不要離開我。」
「我知道了。」忽然,我好奇心旺盛起來。「Mandy是你的什麼人?」
「妳不就是Mandy嗎?」
「是。當然是。不過,我忘記了很多東西,只記得你。所以,你可以告訴我嗎?」
我發現多年培養的銷售技巧也不只在職場上有用處,這一刻我要完全引導Jeffery的思考。
「妳不記得嗎?連那個男人也忘了嗎?」
「忘記了,我現在只記得你。」
「那就好了。妳可知道我有多不開心呢!」
在不停安慰及追問下,我終於知道Jeffery的前女友叫Mandy,這實在是意料之中的。但令我愕然的是那個Mandy原來是他的小學同學,在初中時就跟Jeffery一起。我幾乎聽了半晚都是他倆的校園往事。雖然不知道學校名,但出奇地Jeffery並不是什麼貴族學校學生,家境似乎也是小康而已。我還一直以為這樣年輕的CEO,必定是韓劇般的二世祖。
自然地,Mandy是他第一個女人,而Jeffery也是他的第一個男人。
「記得中五那年的平安夜嗎?我們……」
我聽到時也差點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Jeffery,想不到你也太「傳統」啦!
如果我是他們當時的朋友,應該也會以為他們會走到最後,畢竟多年感情也太深厚吧!可是,我也會建議女方小心男生在大學時變心,因為男人都是花心的。Jeffery也是,但他的花心竟在學術上。他似乎把太多時間放在數學研究,而忽略了女方對溫柔的需求。所以,最終Mandy也出軌了。對方是一個年紀大上十的男人,很多男人都不明白為何不少女人也會跟年紀成熟的男人一起。這是其實是必然的憧憬。
男人總覺得賣萌可愛,少女體香迷人及肌膚彈手吸引,這是表面的。膚淺與否,見仁見智。但女人總愛被另一半照顧,不!不只是照顧,而是有能力照顧自己之餘,也是一個可傾慕的對象,不管是品味、內涵、閱歷、知識、性經驗也能引領女人。所以,女孩都愛王子,不是因為他們身世,而是往另一領域的憧憬。但當我們長大後,總發現身旁的男生成熟得太熟。跟他們相處只有舒適,而沒有傾慕之情。要是遇上一個可傾慕的男人,女人可不介意被吃定。
Jeffery就是太依賴深厚的共同時間,誰不知時間永遠是沖淡感情的最大敵人。
我還未問及他倆的結局,Jeffery 又再「精神」起來。我差點忘記在整個對話的過程中,我們仍是裸著身體,但我實在無法承受再次被進入。
「又來?我真的太倦了。」
「不。我想。」
「那不如這樣……」
我怕他再次用強,於是停下頭,在半推半就下用口為他解決。之後,他堅持要擁著我去睡。我也不知那來的安穩錯覺,竟乖乖地睡著了。或許,我也真的太累。
翌日,晨光穿透了眼皮叫我起床。張開眼睛後,發現Jeffery不在身邊,反而見到昨晚放在浴室的衣服已整齊地疊好,放在床邊位置。我趕緊穿起衣服,並環顧四周也不察覺任何人的氣息。就在我尋找那個放了電話的手袋時,Jeffery從二樓拿著兩個碟子落樓。
「早晨。食早餐吧!」
「你……是Jeffery,還是張啟明?」
「Jeffery。」他笑了一笑,像往日一樣自信及優雅。「不過在護照上,張啟明是我的中文名。」
Jeffery引領我坐下來。我望著眼前的早餐,不禁猶豫起來。
「放心。這次沒有下藥的。」
「這次……嘛。」
「昨晚的我應該很失禮。對不起。」
「在我看來,不應該是“失禮” 就足以形容。」
「是的。但妳是第一個能在第二日早上仍能跟我冷靜對答的人。」
「我以為你會殺了我。」突然,一股寒意侵襲我的背。「你指第一個,那其他人呢?」
「都死了。」
我害怕得把刀叉也跌在地上。
Jeffery彎腰把刀叉拾起,再遞給我說:「真笨!其實即使是餐刀也比赤手空拳好,妳是應該握緊任何武器的。」
我不敢再作聲,身體驚慌得不自覺地顫抖。
「嚇妳的。不過,她們大多會離開香港生活。」
「離開香港?」
「在香港買樓的話,那五百萬也花了大半,但到外國就足夠有餘。而且,協議書上也寫明要離開香港的。」
「協議書?」
「妳也簽了,就是當日那份簡單的僱傭合約。一式兩份的,但我手上那份是有細項條款,看來連妳也沒有留意。」
離開香港?我從未有想過。
「要是不離開呢?」
「按合約,妳要時刻陪我。就是每個晚上也要被我折磨。」
「你果然是變態的。」
Jeffery並沒有反對,反而輕輕一笑。
「難怪Mandy 會離開你!」
這個時候,Jeffery的臉色一沉,一字一字地吐出來:「她一直也沒有離開,就葬在屋的後山。」
(下回預告:Mandy是怎樣死呢?而芯兒及Jeffery最終會如何?最終回解開這個禁忌的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