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舊情人飯局

要數到人生中,三個氣氛最尷尬的飯局。

一、跟初相識的男性初次約會,絞盡腦汁想出話題,務求用對話塞滿整頓飯。任何小動作都變得不自然,手不知該放在哪裡,腳又想放平,翹起又不舒適。要打比喻的話,就像蜜蜂遇見一朵從未看過的花朵,花又從沒見過蜜蜂。花很怕被叮,蜜蜂又不知如何下手。

二、第一次到男朋友家,跟他的父母吃飯。一舉手一投足都被監視著,整頓飯就像被警察盤問的犯人一樣。通常,男友父母會其中一個會扮演奸角咄咄逼人,而另一個則扮演忠角:「哎呀咪問咁多啦,嚇親人啊。」是他/她的口頭禪。

三、跟分手已經有好一段日子的前男友吃飯……

而我,今日正要面對這一個困境。

「喂!啱啱到啊?」突然有人從後拍我膊頭,嚇了我一跳。

「係啊,咦?搞錯啊你遲到嘅。」跟舊情人會面,要做好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裝作冷靜、裝作若無其事、裝作見到他時一點感覺都沒有……在舊情人面前必須要挺起胸腔,看起來一副脫胎換骨的樣子。

「因為我知你實遲到嘛,哈哈哈。」他作趣打圓場,的確,他現在充其量只是我的朋友,我已經不可以因為朋友「跟我一樣遲到」而大發脾氣了。

我倆在咖啡室內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他撇頭望各牆上的餐牌,想了想就說:「你都係一樣,焦糖咖啡?」

「係啊,不過呢……」我才說到一半,他就搶著說把我的說話打斷了。

「知啦,永無止境嘅減肥,少Cream少奶吖嘛。」他送了我一個白眼。

「估唔到你咁耐都仲記得喎。」我會心微笑,本來警戒的心情也放鬆不少。

「梗係記得啦,唔驚買錯俾你鬧啊?」

「乜我以前真係咁惡咩?」

「係!」他答得斬釘截鐵。

但就是這段普通不過的對話,我跟他打開了話題匣子,一開始聊近況,然後到大家的工作,最後……當然是屬於我們兩人的往事。一對已經分手的舊情人談起往事總是笑中有哭,當年試過跟他大吵大鬧,我扔爛了家裡很多東西,最後冷戰了幾個星期,現在說回來原來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如果以前懂得這樣想的話,或許我們根本就不會分手。

不過,能有一個任何事都能沒有避諱地講真心話的朋友也不錯。

然而,正當我這樣想之際,他提出了一個問題?「我覺得今次見返你真係好,我地乜都可以暢所欲言,咁樣幾好吖。係呢,你而家仲有冇拍拖啊?」

我發誓,這個問題是舊情人見面最不該問的問題。

「咁你呢?」我反問他。

「有啊,一齊咗無耐。其實我想俾你睇佢幅相好耐,不過又驚你會介意……」他支支吾吾,眼睛瞟向桌上的電話。

「唔介意,我都拍緊拖,不過換咗新電話,無晒相。」

「哦唔緊要啦,下次啦。喂喂喂!你睇吓,其實望真少少,佢都幾似你。」

我講了一個大話。

原來舊情人見面,都不一定能夠暢所欲言講真話。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