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還剩下什麼(下)

看著字條,我怔住了。回想當年,為了將Macy追到手,梗係出盡奶力,但我Leo敢擔保,全世界的男人把女人追到手之後,都肯定無以前咁落力。這是心裡的答案,但卻不是可以說出口的答案。家裡的一事一物都變得好礙眼,我決定到朋友家寄宿一晚,我向朋友娓娓道來跟Macy所發生的事,他說「你咁樣答佢,死向左走向右走硬!」,朋友斬釘截鐵地說。「唉,鬼唔知咩」我嘆了一口氣回應。 
隔天早上,我發現自己忘了帶牙刷,朋友說可以用他的,男人老狗共用一支牙刷,是一件非常嘔心的事。所以我決定回家梳洗後再上班。回到家裡,Macy仍未回來,刷牙刷到一半,我眼尾瞥見Macy的牙刷橫放在漱口杯上,才發現自己順手幫她擠了牙膏,每朝我們都睡眼惺忪地爬起床,我總會幫她擠埋牙膏,望著這支擠了牙膏的牙刷...
我想到了字條的答案……
當兩個人在一起,就像牽著手走進時間的河流一樣。時間會無情地沖刷你對她的心動,冷卻對她的熱情,浪漫會漸漸褪色……
七年後,我每天早上會幫她擠牙膏、仍會為她在公司被欺負而憤怒、睡前會幫她關掉忘了關的燈、會因為她開心而感到快樂、每晚都會懷念她睡在我旁邊的氣味……
激情是有時限性的東西,被時間沖刷後,留在腦海的才是永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