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四)

我不喜歡學校,但既然已說到這裡,就再說說大學的事吧!

由於中學時有一個令人苦惱的外號,更有傳言指自從那次經典的邊跑邊勃起事件後,校方把圍繞學校跑步的體育堂也分開男女同學上課。我成了學校的名人,也是被恥笑的對象。

「不要走近勃勇呀!小心他頂到你。」
「今日你硬了沒有?」
「勃勇,表現一下如何不用頭來頂球吧!」

怎麼一次失誤,就把我幾年青春浪費?

我沒有女同學親近,卻又眼見有不少一雙一對的出現。一次「抬頭」,讓我整個中學生活也抬不起頭來。

可想而知,我整個青春期會多麽孤僻。

在band 3 學校中,要升上大學可謂難比登天的事。這點我早就知道。也正因為這點,我發誓一定要升讀大學。因為只有上了大學,就能擺脫他們,認識新的朋友。或許,運氣好的話,可嘗一下戀愛的滋味……還有聽聞很久的「手感」。

雖然我渡過了一個孤獨的中學生涯,但我卻能冷眼旁觀那幾類同學最易受人歡迎。其一是體育出眾的男生,特別是籃球或足球類的。不過,這不是我的目標。一來運動神經並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培養回來的;二來這只會受同性歡迎。

其二就是很愛搗蛋的同學,作為在學校挑戰權威的激進份子,他們最易吸引大家的注目。可是,這可要付出不少代價。我認識的同學之中,最嚴重的那個被退學。其三就是受女性歡迎的同學。

對!這可是原因,也是結果。

男同學會覺得你早晚可介紹女性朋友給他們;而女同學就會有一種爭奪感,她們也想得到受歡迎的男生認同。所以在學校裡,受女同學歡迎的男生是永遠的勝利者,因為他的「貨源」是源源不絕的,他只會一直長勝。

你只會聽到他與隔班的乖乖班長,偷偷地去了camp 的傳聞。又或者從低兩年級的嫩芽中,找到一棵成長得特別好,再私人栽培。而我就只有恨不得的角色在等著去演。我要改變,無論如何也要改變。

於是,在進入大學的頭一段日子,當有同學問我是否有女朋友時,我總會答:「不止一個。」

「這麽厲害?那她們長得怎樣?」男同學們對女人的好奇,就好比女生對是非的好奇一樣。

「總之,一個在網絡上認識的。身材相當火辣,只要一走到街上就有人回頭看。另一個是乖乖女,我當年在圖書館認識的。」我自豪地說。

這兩種根本就是所有少男夢想的兩大類,我就是怕把那個「她」說得太普通,沒有話題性,所以才虛構出兩個人物來。雖然我只是為了炫耀自己的魅力,但這兩個角色設定也是深思熟慮過的。

網絡本來就是一個虛擬世界,總人口沒有上限之餘,就連那個「人」是否真正存在也難以確認。因此,什麼光怪陸離的情節也會出現的。要創作一段誇張的「虛情假意」情節,實在如晚上回家吃飯般,沒有任何人會質疑你的合理性。

至於那個圖書館少女,那是因為在中學後期我經常離群獨處,而那個時候就常去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試想想在一間連老師也放棄了的學校中,同學們又怎會去圖書館呢?但我也有想過現在的同學之中,或許會跟中學時期的有一些間接上的關係。

因此,我就選一個跟他們沒有交集的地方,編織一段小故事。

「上一篇」                                    

facebook: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