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情色懸疑小說︰寂寞的廿七歲(五)

我的傳聞很快就被傳開去,但我卻失算了。我不知道男生的發育是否在生理及心理上也較女生遲。男同學們的好奇就正如我預期一樣,可是那些女同學跟我一個暑假前相處過的女生,完全是從兩個星球來的。

難道短短幾個月之間,她們就一下子快速地成長了嗎?中間的過程是如何發生呢?

達爾文進化論的失敗,在女生的轉變中應該得到佐證。女同學們對我的評價分別為「情場騙子」、「花心醜男」、「嘔心」、「女性公敵」……總之,就是跟我所想的有著天淵之別的落差。

更要命的是百無聊賴的男同學開始對我那位身材勁爆的「女友」產生好奇。他們爭相要看照片的要求,讓我喘不過氣。

那一年,我仍未學習電腦的改圖技術。要創作一個故事不難,但要如何創造一張合照出來,還真是難倒我。幸好,那筆政府資助的學生貸款正好拿到手。我就在緊迫的財政狀況下,帶了當中千五元去請人改圖。

為免讓同學偶然在街上撞到「我的女友」正在跟帥哥挽手,我在眾多日本部落格中,千挑萬選一個帶點明星相而又身材超爆出來。那張合成圖出來的效果,確實驚人。同學們對我的福氣無不驚嘆外,就連自己也禁不住沖印了一2R 相片放進銀包之中。

不過,更要命的是男同學們的貪得無厭。他們在每逢有活動就會千叮萬囑地叫我帶同女友同往,我想總不能每次也推說對方身體不適吧!

於是,我就只好被迫跟她「分開」了。

我先為她註冊了一個電郵,再以她的身份傳電郵給我。來來回回的玩了近一個月。同時,也在一個討論區中發帖,說因為要到日本研習而要跟男友分手,很不捨得之類云云。說來奇怪,那帖竟然意想不到地受網民歡迎。有的留言鼓勵,有的以過來人的身份分享經驗,當然更多是傳來私訊希望見面安慰。

或許因為我設定了一張頗性感的頭像相吧!

我知道班上的Philip 也愛到那討論區流連,就刻透露少許「男朋友」的背景及一些近況。果然,Philip 上當了。他也開始跟我……不!是跟我虛構的女友私訊。

「我想我應該認識妳的男朋友。是K大的工管一年生的那個阿勇嗎?我們是同學來的。」
「原來你們認識的。請不要告訴他有關我的事。」
「為什麼?他仍不知道嗎?」
「他人太好了,我怕我一走後,他會等我。雖然我也愛他,但我不想浪費他的時間。」
「他有什麼好?只是一個自大狂吧!」那個Philip 竟在我背後說我壞話。

「他對我很好的,每星期也會抽空陪我。」
「要是我有妳這種火辣的女友,我可晚晚也跟她翻天覆地呢!對了,妳有D Cup嗎?」這個Philip 在調戲我的女友。

「問這些幹嗎?你不是跟阿勇是同學嗎?這樣可對不起朋友。」我開始警告他。

想不到他反而變本加厲:「有什麼關係?我跟阿勇只是同一班的同學罷了。他也不止妳一個女友吧!」

這次經驗告訴我,同性朋友的道義是一擊即破。

「這跟你又有何關係?我不會相信的。」
「關係可大了,妳大可選擇跟我。我看他如此瘦弱,也不可能滿足妳吧!出來跟我上次床,保證妳不再想理他。」我實在想不到Philip 竟如此單刀直入叫人上床,而且對方竟是我。

立時,我被他嚇呆了,不知如何反應。

「妳不會跟他還未做過嗎?」Philip 見我久久未有回答就追問起來。
「你少發夢了。他每次也非幹上一個小時不可。你要是識相的就過主吧!」

雖然明知不是事實,但潛意識上我總感到他是在諷刺我作為處男這個尷尬的身份。而且我實在忍受不了被人性騷擾,而對方還是個男的。

那次網上跟Philip 聊完後,我找一個機會當大夥兒在電腦室做功課時,扮作神傷地讓他們看到我閱讀女友傳來要求分手的郵件,同學們都前來安慰我。不過,想不到Philip 竟有本事搭著我膊頭,假惺惺地大談「一雞死,一雞鳴」之道,而且真摯得開口閉口以兄弟相稱。

這個笑話讓我百般滋味在心頭,也讓我不得不重新審視什麼人才可當「朋友」。

大學一年級的故意分手不久後,我也對外宣佈跟那個圖書館認識的少女分開。原因是性格不合,說她太文靜了。

男同學們都只關心我在分手前,有否跟她上床。他們都認為要是有的話,我可賺了,反正這個年紀的戀情也不會長遠。

雖然我不喜歡那種群體喧鬧的聚會,但總比獨來獨往的好。盡管他們只是同學而並非什麼知心朋友,但中學時期的獨單及恥笑實在讓我留下陰影。因此,不管他們有什麼活動,我也會花時間去應酬一番。

這使分手的藉口變得合情合理。

「上一篇」    

facebook: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