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選


圖片來源:互聯網

女孩抑壓了很久,哭了很多遍,終於,決定跟樹洞訴說一段痛。

 

女孩和男孩,在公司裡認識,起初,彼此僅是同事關係,兩人越走越近,電話聊至夜深,心聲會互訴,偶爾會約會,甜蜜一點一點的累積,女孩也發現,自己喜歡了他。

 

可是,女孩不容許自己這樣子,因為,男孩有一個身在外國的女友,儘管自己是有點喜歡他,但這份心意,只能收藏在心底處。

 

「男生跟女生,總可以做個朋友吧?」女孩安慰自己,繼續努力維持與男孩的友誼,誰不知,在一次約會,男孩在戲院裡,輕輕的牽女孩的手,女孩沒拒絕,就這樣,手相牽的看完整部電影。

 

就這樣,他和她,開始了一段不應該開始的戀愛。

 

任何的戀愛,起初都是甜蜜的,這段也不例外,男孩陪著她,一起經歷了很多的第一次,每一次,女孩都甜蜜得樂透。

 

可是,當約會的甜蜜過後,女孩回到家,累透的蹲在地上,累,不是身體,而是精神,尤其,當她憶起男孩跟她的承諾:「我們總要離開對方,這一年,彼此珍惜吧。」

 

她,泣不成聲。

 

蜜月,很快就過,頭一個月以後,女孩每天帶著矛盾的心情上班,她會妒忌,男孩跟其他女生鬧著玩;她會擔心,男孩突然的離她而去;她會失落,每當見到期限將至的時候。

 

女孩,就是在這樣雜亂的痛之下,嚐那僅一點點的甜。

 

直至,男孩的女友,回港了。

 

男孩問:「你會不開心嗎?」女孩很會演戲,笑著跟他說:「怎會呢?你應該要陪她多一點,她才是你的女朋友呢,你要疼她多一點。」

 

明明,心裡痛得在淌血,女孩卻遮掩痛楚,但,這一切,是她自討的,是她活該的,她哪有資格去抱怨?

 

就這樣,男孩陪伴他女友的日子,女孩則自己一個,飽受寂寞,承受孤獨,然後,她跟自己說:「早點結束吧。」

 

可是,女孩的想法,卻敵不過男孩,簡單的一句:「我女友回去了。」

 

女孩的心跳,瞬間又再被撥動。

 

漸漸,女孩習慣了男孩突然的失踪;習慣了男孩的愛理不理;習慣了男孩的不瞅不睬;只是,每當她看見男孩與女友的合照,心裡的醋意,都會矛盾的泛起。

 

她懂的,,始終是,她相信因果,因此就算她有多愛男孩,但借來的東西總要還,何況是偷?即使腦海不時閃過,跟男孩能長相廝守的畫面,但她努力的提醒自己,萬萬不可。

 

男孩繼續與女孩甜蜜,不時送她驚喜,又會趕走女孩身旁的追求者,她弄不清楚,他到底想怎麼樣,只是,女孩已累得透支,明明傷心,又要裝快樂,每天都不斷在表演,她快撐不了。

 

女孩想,但男孩的一句話,就把女孩徹底擊敗,在他面前,她就是如此的脆弱。

 

她在等,不是等男孩的一個承諾,不是等男孩與女友分開,而是,等男孩的一句分手。

 

你愛我的話,就跟我說分手,好嗎?

 

給這段戀情安樂死,讓我從痛之中逃出來,或許,是一種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