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始終放不下他


圖片來源:互聯網


妳總是依稀聞到,屬於他的髮泥味道。

而妳家裡明明空無一人。

妳知道,自己還是

 

妳深深吸一口氣,想讓自己清醒點。

記憶卻回到了當時。

那些妳玩鬧著把髮泥塗到他頭髮上的清早。

那些相擁在一起時飄到鼻尖的人工香味。

 

那時妳是多麼的討厭。

它令妳患有敏感症的鼻子一陣癢癢。

 

現在妳卻多麼的懷念。

懷念得,每時每刻都會有錯覺。

 

只想再一次,回到他的身邊。

 

拿出電話,又一次撥給他。

又一次,電話被截斷了。

上次,妳試過先撥133,他終於接聽。

聽到妳的聲音,他卻馬上掛斷。

 

什麼東西已經不再存在了。

就跟那髮泥的氣味一起。

 

然而,妳卻總是還聞到,那髮泥的味道。

於是,妳還是會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再試著打電話去找他。

 

他還是沒有接聽,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

那徘徊在妳鼻尖的味道,似乎越來越淡了。

 

妳卻緊張起來。

假如記憶淡去,那過往的一切,都只會變成一場空。

 

妳需要一點依靠。

 

皇天不負有心人,妳終於在浴室的抽屜裡找到了。

他剩下的半盒髮泥。

 

是真的。

都是真的。

曾經。

 

那味道懷念的,令妳傷懷。

妳閉上眼睛,用力吸了一口。

一如當年。

 

才不。

不一樣了。

味道變得好沉重。

 

妳有點生氣。

這一定是保存得不好。

妳清理著抽屜,務求給這半盒髮泥最好的環境。

 

妳卻在抽屜找到了一整盒萬字夾。

不協調地沉重。

 

妳彷彿記起了什麼。

 

妳把萬字夾整盒倒轉,萬字夾沙勒地落在洗臉盆上。

盒底那裡,十數隻萬字夾,囚禁了一張八達通。

 

妳一直只記得,當初相擁時清新的髮泥味。

卻忘記了,這萬字夾和八達通。

 

忘記了,當初特地換了台可以查八達通的電話,每天追蹤他。

 

「你不是說下午去灣仔開會嗎?」

「是啊。」

「說謊!你明明去了尖沙咀呀!」

 

「妳check我?」

「你自己沒做錯事,怕什麼人check?」

「我不介意妳check我,但我介意妳不信任我!」

「就是因為你常常都心虛,我才不信任你!」

 

妳吵鬧,是因為不想他離開。

妳收起他的八達通,以為這樣他就無法離開。

 

他卻直接,從妳生命中消失。

 

他肯定弄錯了什麼吧?

他只是還沒想清楚啊!

他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妳依然常常打電話給他。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他從不接聽。

 

妳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妳只想再次聞到,那熟悉的味道。

 

如在他懷中一樣。

 

 

又曦FBwww.facebook.com/MorningR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