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讓你孤單




圖片來源:互聯網

去年Kate 送了兩隻小狗給她男友---Gilbert 作禮物。

「怎麼會送我一對小狗?不是妳喜歡嗎?」Gilbert 收到此份大禮時,露出一臉錯愕的表情。

「你這樣一個大男人獨居,那就買兩隻小狗來代我監視你。」Kate 說。

「不是分明想以探小狗為由,突擊檢查為實嗎?」Gilbert 倒是心水清。

「咁叫咩名好呀?」Kate 問。

「男的那隻傻傻的,就叫傻B吧!女的那隻好像很怕生的,叫靜宜好了。」

就這樣,主人就給了我的名字---B

我跟靜宜的相處,最初並不相當咬弦,偶然還會因爭玩具咬一下對方。

「這隻毛公仔是我的,臭傻B。」

「妳說誰臭呀?」

「不就是你嗎?聞一下吧!全是你的氣味了。」

「那不就成了我的玩具嗎?嘻嘻!」

當然,我們也有合拍的時候。那就是Kate 來找Gilbert時,她通常都會一大袋帶美食來給我們的。

「看!我多受牠們歡迎。」

Kate 興奮地跟Gilbert 說。因為我們已撲到她的腳邊,不停向著她大叫:

「食物!食物!」(狗語)

「我的!我的!」(狗語)

Kate 當然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可是,每當她放下食物的時候,我跟靜宜就會摟作一團。

「慢慢來。你們不要爭吧!」Kate 總是溫柔地說。

「你平日是否虐待牠們呀?」之後,她就跟Gilbert 惡言相向。

「冤枉呀!大人。」Gilbert 求饒的時候,比我們肚餓的樣子還可憐:「你倆幫忙說句話吧!」

「好味!好味!」(狗語)

除了食外,我們一向懶理人類的事。

然已,有一日當我好夢正酣的時候,突然被重重地踢了一下——是靜宜的後腳。

「失驚無神踢我,幹什麼?」我想任何動物被吵醒,心情也會一樣惡劣。

「我剛剛聽到主人跟Kate 講電話。」靜宜故作驚訝的表情,叫我更光火。

「他們常常也講電話,要這樣吃驚嗎?」

「聽說Kate 想領我們其中一隻到她家裡住。」

「那不就很好嗎?」我條件反射得差點滴出口水來:「一定有很多食物的。」

「食!食!食!你的狗腦內,除了食物之外,還有其他東西嗎?」靜宜發狂似的咬我耳朵,害我一邊閃避,一邊用前腳還擊。

「妳瘋狗症嗎?」

「你才瘋!除了食,你就一無是處。」

我想了一想,鬆一鬆毛得意地說:「有。我總比妳快找到無味的電燈柱。」

自那天後,靜宜就沒有再理睬我。即使我強搶了她最喜歡的那個玩具熊,她也只任由我把它咬咬及壓著。有好幾次,我刻意踩她兩腳。可是,她卻只是默默地走開。不叫痛,也不反擊,讓我感到相當納悶。

要是我能跟主人談天的話,我真想叫他帶靜宜去看一下獸醫。

事情一直沒有變化。在Kate 來接走我其中一隻那天,我刻意向Kate
搖尾示好。

「那我就帶傻B走吧!牠好像蠻喜歡我的。」

「隨妳喜歡啦!」Gilbert 也就同意。

「太好啦!靜宜,我日後會有很多食物。到時,我會考慮分一些給妳的。嘿嘿!」我興奮地說。

「怎樣分呀?傻瓜,我們可能從此沒有機會再見啦!」

「不會吧!Kate 不是常來探我們嗎?」

「那個女人有了你,又怎會再來探我。就算會,也未必帶你一起來吧!」

怎麼我完全想不到這種情況。人類說我們的智慧如他們的小孩,但在我看來,靜宜的智慧已快接近人類了。不!這不是比較人類及狗隻智慧的時候。我不想跟靜宜分開……


就在我呆呆地想得出神的時候,Gilbert Kate 已把我關進膠籠裡。

「靜宜!靜宜!放我出來呀!」(狗語)

「看!傻B一定是很興奮了。」Kate 完全誤解了。

「我不要……」(狗語)

「傻B,不要忘記我。」

臨行前,我聽到靜宜此句。不是吠出來的。是輕輕的,又帶點像對著包裝食物的口吻。人類好像稱之為「無奈」。

我第一次乘坐汽車,透過籠的空隙望向街外。

在陌生的環境住下來,說實在也真的不錯。

床墊比從前的大得多,而且玩具數量更勝從前。可是,獨個兒玩就真的像個傻瓜一樣。

食物也的確比Gilbert 那邊更豐富。可是,沒有靜宜跟我搶,總覺得從前的較美味。

之後,我不時也想起靜宜。

Gilbert 曾經說過我跟靜宜是同種的,所以樣子很像。自從跟靜宜分開後,我不是忘記靜宜,而是忘記了自己。

沒有爭吵互吠,

沒有搶食物,

沒有咬咬。

我還是傻B嗎?

「傻B住了過來後,好像沒從前那樣精神。」Kate 在電話說。

「我想牠不是生病的。可能只是不習慣。」Kate 續說。

「靜宜咬著公仔不放?病了嗎?」Kate 說。

什麼?靜宜病了。她辛苦嗎?

要是我病了的話,一定很想跟靜宜摟在一起睡的。她應該會同樣吧!我要去找她。對了!Kate 在講電話,門也是虛掩著的,還有一點空隙。說不定,我可以……

滿街也是人及車,到底是那個方向呢?好像是那邊吧!

我記得搭車時,見過那橦樓的。之後是左轉嗎?

我迷路了嗎?

天黑了!找個橋底睡一下吧!

那邊的狗兄弟,請問……幹嗎一臉想咬人的樣子?

對!對!對!是那條隧道了,怎麼全是車子呢?管它了!跑吧!

很肚餓呀!

終於,到了。這是Gilbert 的樓下大堂。

「喂!狗狗,你不能進來的。」那個不是大廈管理員嗎?

「我主人住在樓上的。」(狗語)

「一身黑黑的,十成是流浪狗吧!」

「不。Gilbert 及靜宜在樓上,他們認得我的。」(狗語)

「走啦!走啦!再不走,我就打走你啦!」

「你再不讓我上去,我就拼命咬你!」(狗語)「汪!汪!汪汪!」

「這麽兇嗎?」那個管理員已拿起鐵捧:「看我的!」

就在我打算張口反擊之際,一把熟悉的聲音把一人一狗喊停了。

「停手!」是Gilbert,後面還有Kate

「果然是傻B呀!新聞說有隻狗跑過隧道,我就估到是你了。」Kate
說。

兩人打開門一刻,我慢慢走向背著我的靜宜。她一直咬著那隻充滿我氣味的毛公仔。

「我回來了。」

靜宜耳朵立即豎起來,回頭見到我---跟她樣子很相似的傻B

誰知牠一來就撲咬向我,我求饒:

「不要一見面就咬我,好嗎?」

靜宜用頭輕輕磨蹭我的頭:

「可以。但以後也不要離開我。」

後記:

聽說我跟靜宜重逢那天,剛好就是我們住進Gilbert家那天,人類好像叫那天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