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戀病人的寂寞遊戲 – 覆o.O

貽興︰

又係我呀,我又有問題要問你喇,哈哈。

我想問下,你點樣睇呢個term?我上網識咗個台灣男仔大約13 年,真正同佢好fd、好close 嘅話大概7 年。我地咁耐以嚟都係用msn、what's apps 嚟傾偈,我第一次打電話比佢係佢結婚嗰一日,咁多年嚟佢間唔使會飛嚟香港,我都有去過台灣幾次,但大家仍然都無見過面。            

我同佢嘅談話內容一直都無底線,由男朋友size、工作上嘅小手段,到我買咗件靚衫,基本上咩嘢都傾得到。好多時候,任何開心同唔開心嘅嘢,我都差唔多係第一個會同佢分享。拍拖前嘅軍師、戀愛中晒命對象、失戀之後嘅心理治療師,容許我重覆咁講一句,我地嘅話題係everything!            

佢嘅一切趣事,亦都會同我分享,我係第一個知道佢要結婚嘅消息,佢拍完結婚相,蜜月相亦會第一時間傳比我,佢點樣恰佢老婆,做比老婆嘅愛心便當會影相比我睇,佢嘅前女友成日搵佢,佢會copy 佢哋嘅談話內容比我睇,連去便利店見到個靚女,都會同我講。

講咗咁耐,睇落去好似根本就係好普通嘅異性朋友,但係喺佢結婚前,我會叫佢做「親愛的」,我第一句會講「我好想你」。我會成日對佢撒嬌,又會講「我最愛你喇」呢d 句子。但係當佢結婚後,我用「二哥」嚟代替「親愛的」,我用「你喺度做咩」代替「我好想你」,有事發生我會同佢講︰「其實我雖然無你咁聰明,但係我無自己想像中咁笨架,我真係諗唔到解決方法先再問你啦。」

其實我覺得呢d 改變係好小事嚟,但前幾日同佢傾偈嗰時,佢兜咗好大個圈嚟同我講,自從佢結咗婚,我出咗國之後,大家嘅距離變遠咗,而個兇手,竟然係我!

貽興,對於呢個男人,我真係好在乎呀。我相信佢亦都係一樣,因為某方面嚟講,我同佢都會好相似,我哋好難去相信一個人,難到需要分格(隔)兩哋老死不見,先可以講得到最心底裡面嘅說話。我哋曾經唔止一次半講笑咁講,大概第一次見面會相約喺旅館嗰度,禁室陪慾48 小時。

但係,呢d 嘢都係得個講字,要搵男人,一d 都唔難,好坦白咁講原因只不過係我唔敢去冒險失去一個唯一乜都可以講嘅男人,我對佢從來無嗰種「我要有一日成為佢女朋友嘅念頭」,亦從未對佢作出任何性幻想。佢同我講佢老婆、情人,我從來無合(呷)過醋。

貽興,我對佢所講嗰一句,係我主動拉開距離,我真係好在乎,係佢講完嘅第二日我有直接同佢講,但佢只回我︰「唔使諗太多,唔緊要架。」

我想問嘅嘢係,點樣可以消除我嘅罪惡感?點解我要對一個我從未傾過偈嘅女人覺得唔好意思?所以唔敢再叫佢「親愛的」?

我明明知道大家無可能係一齊架,唔通我有希望或者幻想過,先至會靜雞雞咁退一步?定係,最近我無新菜,無遇到困難先會少咗搵佢?

o.O

o.O︰

其實,你倆也不過是在很安全的保護罩下玩著自戀的遊戲而已。

因為明知不會見面,才會暢所欲言,也因為從沒得到過,所以才會覺得這麼動人,然而同時也因為明知不會發生什麼,才會如此肆無忌憚,什麼禁室培慾,如果真的夠膽,該發生的早就發生了,誰還會忍耐這麼久啊?

因為明知不會發生,才敢耍這嘴皮子,極力挑釁,只因為好玩,明知遊戲,何必認真?

不必把這件事浪漫化,也不必想太多。反正對方對你們來說都不過是個虛幻的對象,是誰都沒有分別,你們也不過是各自對著反射自己倒影的熒幕盡情自瀆而已,對方不過是個道具,寂寞的你們需要一個逃避的窗口,一個幻想的對象,讓你的生活不致過於平淡寂寞,反正只是對方的調味料而已,自瀆也需要多點花樣,不是嗎?

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正是你們的寫照。

所以你們即使到了對方的國家都沒有踴躍約出來見面,你對他的另一半也沒有呷醋,因為你們戀上的只是你們自己。你挑逗他只為証明你自己的吸引力,覺得好玩,壓根兒從沒想過後果,而他,也不過是告訴你他跟老婆怎樣怎樣而已,最後他還是會繼續跟他的老婆行房,講之嘛,大家講得嚴重一點,入戲一點,遊戲便刺激一點,又何妨?

反正你也無從驗証真假。

如果真的在乎,你早已痛苦得要死了,還能如此輕鬆像個旁人般跟我訴說?如果真的稱為愛,你還能雲淡風輕彷彿事不關己?

說到尾,你也不過是寂寞而已。失去了這個人你也許會很可惜,然而要是有另一個類似的人出現跟你玩著類似的遊戲,我敢保証,你很快便會把之前那一個忘掉,甚至,到後來連兩個他究竟誰是誰都開始分不清。

兩個太自戀的人其實很適合玩這種遊戲,因為誰也不會怨誰,誰的眼中也只有自己,並沒有誰。

祝  不再自戀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