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誰也好,千萬別愛上


親愛的貽興︰

我實在攪不懂現在我發生甚麼事,已經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我只希望在聽取你的分析和意見後,可以有個肯定的答案。

先簡單說說我的情況︰三角關係,他與前度不知在何時復合了,而我,處於去與留的矛盾中!

我希望你從以下的片段中,予我一點意見。謝謝!

他對我說︰「我只可以俾到咁多你,你唔好再有更多要求!」事實上,我只是希望他可以除工作和學習以外,有多一點相處的時間。他覺得,與我一起的時間和一起做的事已經太多,他要給「她」多一點?


他對我說︰「我想你留在我身邊,我需要你!你唔好消失。」我對他說過,如果他已經不再需要我,我會自動消失。他常常要我不要勉強要求答案,為什麼不可以享受過程?

他對我說︰「你有你自己的打算,根本不用我擔心。」他是否覺得,我沒有他也可以自己生活?女人,不是應該有自立的能力嗎?我只是想告訴他我可以,不用他掛心,安心工作。然而,似乎他不是這樣想?

他對我說︰「我們可以一起賺更多錢。可以一齊拍住上。如果要搵多一個你去配合我,話難唔難,話易唔易。」我感覺到他需要我工作學習上的幫忙多於感情。其實他只是想我似伙伴的身份留嗎?

還有很多很多。最近數月,我們之間因為「她」發生了很多問題。他說他不應該告訴我那麼多她的事,因為我現在接受不了。他說他信錯我,他以為我真的可以約(若)無其事的接受他對我說的所有「她」!

我有努力過一後(段)時間,那段時間也曷(是)很開心,他甚麼事也會對我說,不會隱瞞,現在,他已經有很多事不再相告,我的心很痛。我真的希望可以跟他分享一切,包括「她」。甚至我會接受他有兩個女人。我可以的,只是,他對我的態度,實在令我很痛苦。我只想他的一點支持,奈何,他只是說︰「我唔識!」

貽興,問題真的很懊惱!我很想走,不過,,我很愛他。現在,其實只要我們不說「她」的話題,其他所有事,我們都相處很好,他都願意讓我出現在他的生活和工作,就如以往一樣,只是,每當我想起「她」,你也明白吧!

如果我等他,有可能嗎?三人行,有可能嗎?我不會爭的,也不想爭,我只想簡簡單單與他一起。我應該用甚麼關係,才可以與他一生一世?真的有「紅顏知已」這個位置嗎?我應該填充這個角色嗎?

感情得來不易,我不想放手!

小白癡


小白癡︰

即使所有事情你都沒搞懂,至少有一件事情是你很懂的:你的名字改得很對,的確,你是個小白癡。你很有自知之明。

如果我是你信中所寫那個男人,我會告訴你,我相信世上真有「紅顏知己」這回事,我相信可以三人行,也覺得這樣很好。可是,如果你不是愛上我的女人,你只是一個被這種無聊事煩倒的其他人,我會很坦白的告訴你,一切謊言,不過是一個自私男人的白日夢,而已。

很明顯,你認為世上無可取代的那個男人,是個盡力在女人身上搵著數的自私精。他會因為你有幫他賺錢的能力而盡力留住你,以言語和行動令你迷惑,令你甘心付出而不跟他計較,同時又裝作自己很不在乎,說什麼狗屁話「話難唔難,話易唔易」來令你害怕失去他,可同時,他愛的抱的吻的為之付出管接管送的對象,卻不是你,作為一個女人,你會淒美又白痴地認為「只要一日還有利用價值這段關係就值得了」嗎?你會甘心被這男人榨乾榨盡,然後一腳踢開,也無怨無悔嗎?

世界很奇怪,像我這種男人,常常希望會遇到像你這種無怨無怨又甘心被騙被利用的蠢豬,然而我們遇到的,通常都是很可怕很精於計算的女人;像你這種人,偏偏又總是遇到另一種男人,永遠無法遇上懂得珍惜你的好的人,所謂愛情,就是供求曲線各自耍盲雞,不斷錯開而已。

小白痴,如果你懂得自愛,你自然知道該怎麼做,也知道如何對待一個不懂愛你,卻自愛自己的自私男人。

你可以在年輕時候白痴一下,無妨,要是你年紀已經不小,吃過很多虧,仍然那麼白痴,那就是不懂保護自己,是生是死,也與人無尤,沒什麼好埋怨的了。

祝 多點吃蔥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