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要有視野 – 覆Pink


貽興︰

看了你的新作,其中講到一想起那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就會做伏地挺身,分散注意力,雖然我沒有真的學你這樣做,但看完文章後確實釋懷了不少,謝謝!

我今年23 歲,仍停留在貪玩的階段,不過選男朋友就絕不會選花花公子,除了外表,查實人品都好緊要,雖然我的拍拖次數不多,但每個男友都算得上專一,每一次戀愛對方都不其然地說將來要娶我,而且不只一次提出,也並非在床上提出,我相信他們是認真的,但是否每一個男人都有和深愛的女人結婚的憧憬呢?

漸漸忘掉某人後,我開始了一段新的戀情。他對我呵護備至,是一等一的好男人,初時的我十分享受,但3個月未夠,我竟覺得煩厭,尤其是當我沒有接他的電話或者沒回覆SMS,每隔幾分鐘就會連續地收到他的來電,總之就要找到我為止。

上一個週末我和他的朋友去酒吧,剛巧遇到朋友就在樓上,便告訴男友我會去坐一陣子,隨後我又和一個女性朋友轉了地點,心想才不過是一街之隔,半小時便回來,也就沒有告訴他了,由於電話放在袋子裏,所以沒聽到他的來電,到我拿出電話的時候已經有10 個miss call,第11 個來電又響,我急忙接上,他用責備的語氣問我去了哪裡,說找了我很久(才不過是半小時),我說過了隔離場找朋友,他更憤怒了,因為我沒有告訴過他,到我也被他問得不耐煩的時候,便坦白叫他認清楚我,我就是這樣,愛玩又愛私人空間,這時的他收起憤怒,改為絕望的表情,沒作聲也沒有離開,我們在街上糾纏了一會,我問他想怎樣,他說可以選擇的話他會離開,可是卻放不下我,我心痛這樣的他,便開口道歉。

唉,其實我知道自己仍放不下前度,現任男友是好,但卻沒有那種令我愛到想死的感覺,才會因為太膩而覺得煩悶,我深知道原本的我是有男友萬事足的人。貽興,你覺得我這樣做是委屈了他嗎?我又可以怎樣?

另一個問題,一個比較愛情與麵包的問題,他說過想和我在兩年內結婚,我說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了。但現實歸現實,我心想,和他一起其實可以預視到未來10 年的生活,就是公一份婆一份,埋頭苦幹供車供樓,結婚想鋪張一點的話也只能靠我們努力儲錢,住的地方也比自己的家小一半,可是我也預視到將來他會是一位好老公,一位能夠在指導我和鼓勵我的人,雖然未必會請家務助理,但他一定會親自下廚,不捨得我辛苦,一想到這裡我又遲疑了,就這樣我經常忐忑不安,既不想誤人誤己,又不想就此放手,究竟怎樣做才不致後悔呢?

Pink



Pink︰

每個人都有權選擇更好的生活,每個人都有資格追求更好的,至少你坦白。

可是,你知道嗎,幸福只是過程,不是結局。你想有較優厚的物質生活,想婚後捱少一點,這很正常,我也很了解,可是,世上任何事情,想得到,都得犧牲一點什麼作回報,你理想中的較優厚的物質生活,背後要付出什麼來交換,你又有沒有考慮過?

也許,你老公有錢一點,他花在事業上的時間就會多一點,少點時間陪你,甚至需要應酬,你也得承受整天擔驚受怕,怕他拈花惹草。男人錢越多身越痕,這是天性,你想整天在家裡一邊把所有名牌攤在床上擔驚受怕等他回家,還是跟你的丈夫兩個人在小天地裡一起煮飯一起洗碗?這完全是個人選擇,有人會認為後者才是幸福,也有人認為如果不可兼得,則物質行先,真愛其次,你,又如何取捨?

Pink,就讓我苦口婆心一次好了。你知道作為女人,什麼最重要嗎?不是身材,不是化妝技巧,而是眼光。眼光包括視野。如今很多女人,都欠缺視野,沒有好眼光,才找不到好男人。

什麼是視野?能看出一個男人的潛力,就是視野。沒有視野的女人只懂買當頭起,追捧重磅股,所以只對當下有錢有勢的二世祖、太子爺與上司拋媚眼,然而有視野有眼光的女人,卻能在如今還沒機會發圍,還未夠成熟,但他日能成大器的男人身上及早下注。很多成功男人都遲熟,你想一想,假如你是汪詩詩,10 多年前有個叫甄子丹的男人向你求婚,他星途浮沉,半紅不黑,戲演不下去,回到美居隱居避世,如果你以當時的條件判斷,這男人絕對嫁不過,嫁了他可能連家務助理也請不起,但誰會想到,如今到甄子丹會大器晚成,貴為丹爺,成為億元票房保証,紅至荷里活,甚至更是一個專一又愛老婆的好丈夫好爸爸?

男人是最抗拒壓力和責任的生物。你的等待,你的催促,你有意無意間經營的深宮怨婦、被冷落被虧待的苦情形象,都在強烈提醒他,他不是一個自由的人。他有一個大包袱,他不能隨便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應該內疚,應該對你更好。哇,還未結婚已經這樣,如此巨大沉重的壓力,誰受得了?

沒有人知道明天會怎樣,如果你只以現在的條件去選一個男人作為終生對象,你可能會錯失很多。

選一個你愛但目前物質條件不足的男人,最壞打算,即使將來他發不了達,只要你愛他,你仍心甘命抵;選一個你不愛但物質條件能滿足你的男人,他日不小心生意失敗炒?股票爛賭敗家,你就不知道究竟要走還是要留,到時候你只會一無所有。

只要你懂得好好培育扶持你相中的男人,令他即使成功了也不離開你,你,就能夠成為更長久幸福的女人。

祝 獨具慧眼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