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迫另一半飾演你憧憬的童話角色了 – 覆不被重視的人


貽興︰

你好嗎?我經常有看你的專欄,覺得你見解獨特,今次我有些感情煩惱,希望可以聽一聽男人的意見。

我和男友拍拖一年了,一開始時,男友說他拍拖是以結婚為目標,所以不夠一個月已經叫我要嫁給他,直到現在,他也常常這樣跟我說,可是他才30歲。他愈是這樣,我愈是覺得,他只想盡快完成感情這部分,然後可以不用再尋尋覓覓,不用再煩。因為他之前也拍過很多次拖,雖然每次都以結婚為目標,到最後也是分開了。

或者是我第一次拍拖,所以很多時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樣想的,我只知道,他有很多事情都不會跟我說,可能是因為我思想比較幼稚,所以他有什麼事,也不會告訴我,其實一起那麼久,我並不太了解他,他的事情也只是略知一二,我有跟他說過,我是一個很需要安全感的人,如果我對一個人過去或現在並不了解的話,我會很沒有安全感。可是,我覺得他對我一點都不信任,什麼事都不會告訴我,好像好防備我似的。

最讓我無奈的是,他覺得我跟他有很大的機會會結婚,可是卻又跟我說,通常跟男人結婚的女人,都不會是他的最愛,我聽到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我不知道他的到底放下了這個最愛沒有,我該高興嗎?他對我那麼誠實。

我只知道,我聽完之後,心裡非常的不舒服,或者是,我還是對愛情有很多的幻想,希望自己將來的老公的最愛會是我,我覺得他並不是那麼愛我,可是為什麼卻說要跟我結婚呢?難道真的拍拖太多次,所以已經很累了,希望可以盡快安定下來,還是我太執著「最愛」這兩個字呢?

但這樣,我覺得對我很不公平,不是很愛很愛的話,為何要結婚呢?這樣的婚姻會長久嗎?

其實,這個男人對我並不是特別好,他自己也會說,做他的女朋友很辛苦,可是卻不會想,要做些什麼,才可以讓我不那麼辛苦。經常說自己懶跟大男人,可是我覺得只是個藉口,而且,在他心目中,女朋友通常是排到最後,對於家庭、朋友跟工作他都很上心,可以做到八、九十分,可是對我呢,並不太上心,只會做到四、五十分。我不介意把我排得那麼後,可是差距也太大,我覺得他並不重視我。

除了頭幾次約會,他會送我回家,之後就沒有送過我回家,因為他家離我家太遠,可是有一次,我因為貧血而感到頭暈,他也沒有意思要送我回家,那個時候,我並沒有作聲,因為我不喜歡勉強人,可是,我真的很失望。

他每一次約會都會遲到,有一次我忍不住大發脾氣,我也知道,自己發脾氣發得有點誇張,可是,因為他平常就不會哄我,我也想有人可以哄我一下,讓我感覺自己被受重視,可是,他不只不哄我,還坐車走了,過了一天才再打電話給我,可是並沒有說對不起,只是說那天我情緒不穩定,所以有什麼事也沒辦法跟我聊,讓我冷靜下來再算,可是我就覺得這樣很沒有風度,為什麼他經常都要佔上風,永遠要我佔下風呢?難道他要面子,我就不要面子嗎?是不是我平常都沒有作聲,他就覺得無所謂呢?難道他不會從我的角度想想嗎?

還有,他還會跟他前女朋友見面,說什麼再見亦是朋友,可是,女人的想法可不是這樣,到底這個男人是在想什麼呢?真的再見亦是朋友嗎?真的只是普通朋友那麼簡單嗎?

不被重視的人



不被重視的人︰

很多男人都患有處女情結,希望女友最好什麼都是第一次,第一次拍拖,第一次性交,第一次替他口交,為他穿cosplay服,之類之類。

可是我相反。我生平最怕跟毫無經驗的女生拍拖,尤其像你這種第一次拍拖的女生,我看見就怕。

不是刻意歧視像你這種第一次拍拖的女生,而是很多第一次拍拖的女生,都對愛情抱有太多不必要的憧憬和幻想,好像望穿秋水終於等到一次上台表演機會,一切表現一定要完美似的,對方少少言行不符合你要求,你便會覺得很難過,又會執著於為什麼其他人拍拖都這樣那樣為什麼你跟我拍拖不這樣那樣,不送我回家,不對我坦白,不打算跟我結婚,之類之類,可同時,又不會檢討自己的問題,既要求對方坦白,跟你老實說了你又會不開心,那你想人家怎樣呢?又要對方哄你,又要對方多為你設想,自己卻沒有為對方設想,對方都沒有因為你不夠經驗而責怪你幼稚不切實際,為什麼你就對另一半的表現那麼多不滿呢?

當然,我不是認為你的另一半很對。我只能說,他的冷淡與不夠好,是因為他根本就不夠愛你。換句話說,即是他覺得你只值得他為你付出到這程度,所以,才把朋友和其他事情放在你前面。如果你很正,如果你很成熟又很吸引,他很愛你,豈會如此對你?

可你也不必太難過。只是,你是時候要放下初入情場許多不必要的執著與憧憬。不要以為初戀就可以白頭偕老,我認識一百對戀人,大概只有四五對是初戀直接步入教堂結婚的,而當中又有兩三對向我表示後悔和沉悶,因為被當作童話幸福人偶羨慕的他們,箇中苦楚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世界很大,適合你的人也不止一個。不去比較一下,不放下一些只存在於電影與小說裡的無謂浪漫,你,根本不可能成長,也無法在現實的戀愛裡獲得真正的樂趣。

醒來吧,睡公主。不要再以為自己活在童話世界,硬要迫你的另一半飾演王子的角色了。

祝 踏實愛人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