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it out – 覆「惘」中人

貽興︰

你好。一直都讀你的文章,啟發不少。以下是我與男友的故事,希望你可給我意見。

讀書年代,他在外地生活多年,家境不俗,是無憂無慮的一群。後來大學畢業,家庭經濟突然崩潰,就回港找工。

而我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女生,家庭經濟還尚算可以,由於媽媽視錢如命的性格,大學畢業後便搬出娘家,自力過獨立生活。

我倆拍拖越3 年半,相識時一見鐘情,見面第三次便一起了。剛一起時,毫無安全感,


因為我知道他心底大概都念掛著前度女友。約一起半年後,我就搬到他家住,開始同居生活。

我倆都是辦公室小職員,經濟時而出現入不敷支的情況,總算熬過。

當時的他是一名憂鬱小生,朋友不多,不大習慣香港生活節奏,不滿工作刻板,又感到生活壓力,常有微言。一起一年後,他辭工,決定轉投保險業,希望闖出一遍藍天。我抱中立偏反對態度(蠻矛盾吧),認為他不算是推銷員的好材料,而且人際網絡狹窄,難有作為。

正當這時他第一次提出分手,原因是性格不合,說自己理性多於感性,而且希望能專心事業。那時的我,稚氣非常,呆等一個月,很堅定地賴著他,不願放手。然後,
我們真的再一起了。這次以後,我們的感情路驟光驟暗。

保險工作他幹了半年,終於發現現實的殘酷,汰弱留強,又辭工了。我呢,基於感情、家庭及個人前路茫茫的困頓局面,就申請了1 年的假期工作護照,到外地流流,開開眼界。他十分支持,亦認為那一年時間可能會是我們感情的轉捩點。於我外遊時,他經歷了人生第一次無收入的日子。他失業3
個月,待在家中。

又半年後,我回港。也許分開良久,他對我比從前好。可惜,好景不常,吵吵嚷嚷的日子重現。加上,我有我沒尾音的說話方式,他有他愛理不理,從不會逗你笑的態度,我們二人的溝通確實存在好大障礙,平平淡淡的傾談往往換成罵戰。

過去的1 年,每當他感到我有不滿、壞心情、出現埋怨時,他便反客為主,並多次提出分手,以「我地唔work」、「行落去,大家仲辛苦」或是「你脾氣太差,我受不了」等等慣用分手理由。

每次說分手後,我都主動跟他和談,希望在仍然相愛的情況下可盡點力留住這段感情,珍惜一點。合後分,分後合,循環不息,假分手多得連身邊朋友都聽厭。

近6 個月,情況未見明朗,我漸漸灰心,想起他口口聲聲「唔work」、「大家辛苦」,更懷疑自己應否堅持。

3 年半嘛,不算短時間,曾經他的決絕、猶豫、逃避,一一令我卻步,變得迷惘。看愛情太重,自問絕不瀟灑的我,面對著這個不懂情趣、未有經濟能力照顧我,但專一的男人,真的不知所措。

等待你回覆的「惘」中人



「惘」中人︰

你們口口聲聲多次說work
唔 work,從你的敘述中,也只見到你倆都非常堅持自己,你永遠是那個說話冇尾音脾氣不好的你,他永遠是那個自我又不上進的他,所以,你倆才多次分分合合,而情況卻每況愈下?

其實,你倆,究竟有沒有認真地,試著 work out?

你有沒有因為愛他,因為想繼續下去而改變你自己,例如改善自己的壞語氣壞脾氣,又或者,他能否戒掉自己隨時亂說分手的習慣,並且嘗試什麼事情都跟你商量?

如果你們都沒有做到這一步,卻期望愛情可以在分手後再來一次突然所有問題迎刃而解,是不是有點不切實際、妙想天開?

我告訴你,分手後復合的情侶,問題不會消失,也不會減少,卻只會變得更嚴重。

只是在起初的時候,錯覺沒那麼迫切而已。

也許你倆根本就太愛自己。愛自己多於對方,所以才不會為對方改變自己,兩個被嬌縱的孩子一起,怎會不爭玩具?

要不,改變你自己。

要不,分手。

別再拖拖拉拉。

別陷入永劫回歸的戀愛漩渦裡。

祝 真正的愛情,是愛一個人愛得,忘掉你自己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