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不明 – 覆傻妹

貽興先生︰

你好。拜讀過閣下的文章,欣賞閣下的思維,十分羨慕和佩服。小女子擔心當局者迷,懇請閣下替小女子思考一下出路。

去年暑假,為了有機會再見醫生心上人,在他面前眼前一亮,由社會大學轉校到研究大學修讀學位。又因為對心上人的好奇,在網路認識一位在心上人以前工作過的醫院醫生,即是以下故事的男主角。當時我27,他35。

在開學前二人的友誼由虛擬轉到現實場景,當時8 月尾,由午飯到沙灘漫步至送我回大

參加迎新夜,期間差不多6
小時不間斷的言談甚歡。知道他妻子脾氣很壞,待他很差,每天都吵吵鬧鬧,連幾歲的小孩都感受到他們的問題。他雖然愛妻兒,卻透不過氣,準備下半生也這樣痛苦地過。考慮應妻子要求離婚,擔心會否離開一對他很愛o錫的兒子,準備幾天後去英國考專業試。心想,之後大家應該不會有機會再見。

誰知開學之後我們有斷斷續續通過電郵、MSN。記得他說他溫習很辛苦,我說我面對學業不知所惜;中秋節時他思鄉,很想香港一切吃的,我卻漫不經意的答應做飯給他吃。

他回來後,大概10 月初,竟然到大學找我吃中飯。席間告訴我,他妻子要他搬走,因為他很年輕就成家立室,過了10 多年的家庭生活,實在沒勇氣重新過一個人的生活。及後,我家中有劇變,我想出手阻止劇變發生不果,家人要求我休學,曾經想自殺,他是其中一位支持我完成學業的安慰者。

不久,隨聯絡增多,有一次他問及我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察覺有妒忌我當時心上人的意味。心想「有o的o野喇」,當時我不知如何是好。他在學期末的學生展覽開幕之前,帶我到他辦公的候召室,向我表白。他送我回校,在開幕前走了一圈,派人送了我一束花,之後因為要開會早走。當然有同學問我開名車送我回校、送我花的人是何許人也。我也曾經為了送了一枝花給同學,數目變了凶數(17枝玫瑰),傷心過幾天,認為跟他沒發展可能。

私房菜至今未兌現。不過大家最終交換禮物,他以一件從英國買回來的小陶瓷交換我第一份雕刻功課。後來他告訴我,因為它樣子像書阻,勾起他年少學木工的回憶,放在他的工作桌上。後來又收購了我在展覽中的作品,準備在他升職時放在辦公室,說見到明白作品背後的故事,對我的了解深了。

12 月,雖然大家算是一對,卻不能一起過聖誕新年,他要在紅假上班,我在吵架聲中,邊哭邊幫忙處理家事。1 月初,他知道我需要放鬆,帶我到候召室避靜,又特意在開學前請一天假陪我去玩(他也曾經再次請假陪我過生日跟慶祝紀念日)。

問及關係如何處置,他說跟妻子已經同屋分居,會計劃搬走,會讓他的父母承認我,不過二人會有很多關口要過。心想自己有好朋友跟丈夫情況與他相似,都是為了孩子感受,有名無實維繫完整家庭環境,因此接受了他的狀況。他亦擔心一位修創意科的女孩,會否喜歡放棄型男心上人,跟一位內向的又肥又悶的男人談戀愛。

其實我愛他謙卑、孝順、有專業精神、愛家、體貼、聰明、有責任感和安全感。他說他愛我年輕(樣子比真實年輕)、活潑、善解人意、相處很舒服,受壓力時可以舒緩、「傻」。大家有共同興趣,在香港讀大學,光是討論大家的大學生活或者交換對方近況,已經足夠聊一天了。而且早已有朋友告知,心上人有雙性戀傾向,已有放棄他的念頭,加上他曾經對我跟好朋友不禮貌,好朋友已下令不能跟他有來往,否則絕交兼結束合作關係(我是我好朋友業務上的香港聯絡人)。

其實除他以外,一直已經出現過一些「小鬼」要求我當秘密情人,只是他曾經預計過但不知道。

直至農曆新年前,我自殺不遂入院,在醫院時,擔心我們會因此分手。出院後家人入急症,他沒有出現過,曾為此跟他大哭大鬧一場,以為關係自此完結。後來過了新年,他主動找我,見面時說,他在假期時病倒,妻子給他「開年」,又擔心我跟家人在家「開年」。

以後我或我家人有事或有狀況時,都是獨自或者有朋友幫忙面對處理,他從未出現過,總是事後補救或問候。

3 月,我因感功課做得不好,在跟他吃飯時落淚,而他飯後要奉召離開。此為成為我們分手的導火線,因他感到二人見面時間太少,在我需要他時他總不在(而)感到愧疚,提出分手,大家一定要做回好朋友,強調我不能再尋死。其實那次出院後,曾有個想法,就是離開他一段時間,把心理傷口治好,有機會才回去。

當時已經面對家事、自己病情(當時被斷有adjustment disorder)、學業,加上這個打擊,固然覺得非常傷心。不久,因他部門有病人突然死亡,成為頭條新聞,我給他發SMS
問候,希望他會沒事,會為他祈禱,求主讓他「大步檻過」。他留口訊回覆時,他想我,會求上天保祐我。事情不久,我說既然大家仍在乎對方,了解他離婚後要適應,面對孩子的事等待(後),請他讓我陪他身邊一起面對狀況,他答應,自此關係更勝以前。

自此我盡力當一位努力讀書的學生之外,當一個體諒明白他,令他高興的女人。知道他工作忙,不敢多聯絡他,只會留口訊或者SMS。可惜他妻子很瘋,要他養孩子又不想讓他見孩子,又要趕人走又不許人有第二春,他妻子不時查他的電話、車尾箱,他為此避免被告通姦,為我另開電話號碼,出入醫院時要前後腳。

當不經意說結婚或者長遠話題時,總說待我畢業後才算,心想也合理的,我行畢業禮的時候,他應該可以取得專科醫生資格。不過他說因為錢的問題和希望可以跟兒子多相處,所以仍未搬走。不過有件事我有些耿耿於懷,就是雖然他們分了居,他仍緊張他手上的結婚戒指,原因是一天未離婚,家中那位仍是他的妻子。曾經有個想法,其實他妻子學歷不高,婚後一直相夫教子,作為女性,我同情她的。假如他們仍在乎對方,我願意讓他們復合,忍痛退出。

好景不常,可能我曾經在未見過家長的情況下行「奶奶政策」,送禮給他媽媽,或者曾經不論為情趣為減壓(跟同房都是柴娃娃的)經常裝女孩撒嬌過了火(他曾說我嬌嗲得像他的女兒,那是他初認識我時沒想過的),或者不時跟他說因為我過去我爸爸很少陪我,不太懂教我,童年少年不好過,提議他多陪孩子。

誰知在暑假初期,一個鬧不愉快結束的約會後,他發MSN 跟我說,經一晚考慮,提出分開冷靜,沒給期限。認為我如果因為缺乏父愛而要找一個像爸爸男人,他當不了我爸爸。而且我跟他的兒子們不能共存(那是我一直以來的迷團,因為不知又吵架,放棄問之),若要離婚,他需要一位令他開心、體貼成熟女人。

不知何故,聽罷哭得有如分手般厲害,躲起來哭了兩整天,胸口、頭、眼睛也真的痛了。身邊的人一直安慰我,只是冷靜,不用那麼悲觀,抱平常心,反省一下,不好想過去的事。又說不好為感情壞正經事,大不了分手。

平伏以後,有好朋友跟我分析,告訴我表達上和態度的確有小女孩的地方,若要當醫生女人,始終還差一點。有前輩說,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我們的關係有如一次火花,不會太長久。我信主的,不想(相)信。同時身邊的人已經給我做媒,當中亦不乏跟他平起平坐的。

在此,我想請教你幾件事。

1. 他不會在耍我吧?

2. 我有甚麼可以做得更好的(或者問甚麼可以補救的)?

3. 我好否在冷靜期接受其他追求者?

4. 這次曷(是)我人生第一次我的冷靜期,應該怎樣面對?

感謝萬分。

祝 一切安好

傻妹



傻妹︰

你的敘述沒頭沒腦,混亂得很,我看得頭也昏了。

究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你問的一堆問題,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好好整理你自己,別再繼續這樣亂七八糟。你也30歲了吧?年紀不少了,做人還是一團糟,再好的感情,再好的男人,出現在你面前,都會給你糟蹋掉。

好好想清楚,你究竟想要怎樣的愛情,要一個怎樣的男人。

連交代敘述事情都如此夾纏不清的人,處理感情之糟,可想而知。

這跟小女孩不小女孩無關。年紀比你大、心態比你還小女生的也有,但就是沒像你這樣混亂的。

明明跟醫生在拖拉,同時又在考慮其他追求者,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甚麼?

祝 快高長大

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