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社工 – 覆Erica

深雪︰

我是一個快離婚的27歲女子,原因是老公賭博,說得好聽一些,我是一個重情的女人,才會把我這一段不愉快的婚姻維持了4年多,說得難聽一些,就是我沒用,明知老公不好,沒有出色,跟住他再沒有幸福、沒有前途,就是為了「情」所以不放手,其實我們己(已)分房有年半了。

由於我先生的賭博關係,我要去見社工。在這2、3年中,我對那社工完全沒有感覺,只是覺得他是一個好人。直到有一次我跟我社工說︰

「我覺得自己很沒有用,很懦弱。」那社工跟我說︰「我認為您一點都不懦弱。您很堅強、很勇敢,是一個很好的女子,將來您遇上一個顧家的男子,您會照顧您們的家照顧得很好。您們會很幸福。」

當天我跟他談了2個多小時,可是在我心理,我覺得好像只有一會兒。後來我就開始想念他了。可能是他的工作關係,他對我真的很好、很關心我,他時時說我是一個有情人,是一個重情的女子。

今天我打電話給他,我先跟他說了一些重要的事,然後我最後問他︰「放了這麼多天假,有沒有帶您老婆去旅行呢?」我問了一次,他沒有回答我,他轉了話題,他只是說沒有去旅行。我再問第二次,他的聲音蓋過我了,好像不給我問。

於是我再問了,我很清晰問他︰「您放了這麼多天假,都沒有帶您老婆去旅行嗎?您老婆不怪您嗎?」最後他說了一句「體諒的」。他這樣回答我,我知道他應該,不是應該,是有老婆了。我馬上說︰「您老婆真好,會體諒您。」

他馬上叫我有甚麼事要再給他電話,好像怕我不會再找他似的。他以前叫我要離婚,又問我,如果我先生要回來找我,我會接受嗎?我還以為我有機會,怎知道原來他有老婆!

深雪,您認為他對我有過感覺嗎?我不會破壞人家的,應該說,我都沒有這個能力去破壞。我只想知道,他對我是否有過感覺。

希望我下一次給您再發電郵的時候,我己(已)得到真正的幸福。我真的很欣賞您的,感激您回覆我電郵。

Erica



Dear Erica︰

你和那名社工的關係,只可以如此,就像蜻蜓點水那樣。

就算他無老婆,他都未必會與你開始。他要處理的檔案那麼多,總不成對每個可憐弱女有情念吧!

也許,他曾經對你有過感覺,但我認為,他在這種位置,只會盡力抑壓。

而你,在丈夫身上受了苦,免不了傾向依靠能幫助你、開解你、欣賞你的男人。

這名社工,可會是你心目中的理想伴侶人選?那麼,你就以他為標準,尋找第二春吧!

你對他的思念我可以理解,這個男人好條件、與你常接觸,你對他產生愛意,是合理的事,人非草木嘛!然而,別對他展開追求、別做出讓他尷尬的事,別破壞大家的友好。

現在,你首先處理好你自己的婚姻。想離婚的話,請快。

然後,就細心想想,如何尋覓第二春。這個世界上,像這名社工般出眾的男人不少啊!最緊要,你已作出準備。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