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不愛之間




初戀大多無疾而終,但初戀卻叫人最難忘:第一次去愛別人,甚麼感覺都是好的;第一次被人愛,縱然最後分手,初戀情人感覺上也是最好的。

回憶是美好的,回憶起以往與初戀情人的溫馨甜蜜,也蠻不錯。但過份沉溺在回憶中,企圖時光倒流,希望舊情復熾,明知不可為而為,最終苦的一定是自己。


少不更事,不知情為何物

二十六歲的Sarita天生一副美人胚子,中學時代起已經追求者眾。十七歲時,見樣子比自己還要差的同學有拍拖,看不過眼,主動出擊,誓要找一個男朋友來逞逞強:「十七歲,思想未成熟,人有我有的心態,女孩子就是這樣的了。結識男朋友只不過想搶搶風頭,甚麼叫愛情?我根本沒考慮過。又或者說,腦子裏根本沒有『要考慮』這個意識!從頭到尾都抱著玩票的心態。

「我很幸運,初戀男友對我很好,讓我隨心所欲,甚麼事也依我。任我如何刁蠻任性、無理取鬧,他都忍氣吞聲,絕未試過說句『不』!最重要的是,他從未試過佔我便宜,我唯一蝕底的只是獻上我的初吻而已!有這樣一個好男孩子對你,你會如何想?雖然現在很後悔,但我很老實告訴你,當時的我只當他是個『觀音兵』,不懂去珍惜!」

「走了大半年,我嫌他悶,加上有其他男孩子追求,藉故跟他說分手。我認識他的朋友,從他們口中得知他為此事傷心了差不多一年,其間有女孩子主動投懷送抱,他也不為所動,因為他要等我回心轉意!」

生命中第一個男人

分手過後,Sartita拍過三、四次散拖,終於遇上了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靚女多人追,我是靚女一名,從來身邊都有一大群觀音兵,有條件當然有選擇權。那年我二十歲,遇上一個我真心去愛的負心漢。他不是口甜舌滑的類型,老實說很像我的初戀男友,一樣事事細心,照顧得我無微不至。好記得獻上初夜的那一晚,在大嶼山渡假屋,他沒有擺出一副急色相,雙手沒有不規矩,只在我耳邊輕輕問了句:『我是認真的,全心全意愛你,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不會勉強你!』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環境、氣氛、說話太浪漫,我甘心情願獻上第一次。」

「拍了三年拖,相方又見過家長,我覺得時機成熟,找到一個值得去愛的人,當然想朝夕共對,我不理父母的反對,決定與他同居。」

「初戀男友一直知我的戀情發展,從其他朋友口中得悉我和他同居之後,沒說甚麼,當時手提電話還未像現在般普及,他在我的傳呼機留言:『我永遠愛你、等你,我記得你的生日日期,會送禮物給你,也希望每年都收到你的生日禮物!』」


實現初戀男友的願望

「那一刻我的感覺是萬千寵愛在一身,一方面找到我心愛的人,可以朝夕相對;另一方面,也有一個甘心去等我的人,難得的是兩個『他』都知對方的存在,現任男友知道我是認真的,不會呷我初戀男友的醋;初戀男友也知我不會移情別戀,不會死纏爛打。我每年都會與他互送生日禮物,有次甚至三人一起同檯吃飯,有講有笑……臨走時,我私底下叫他不要等我,他不置可否,只苦笑一聲!」

踏上愛情不歸路


現在的Sarita只恨自己當初沒有戴眼識人,五年多的感情付諸流水:「我那次和朋友旅行去,比原定的行程早了一日回港。我沒有通知同居男友接機,想給他一個意外驚喜,誰不知給人意外驚喜的竟是他。我抵家已經大叫他一聲,未聽到他回應,卻聽到房內傳來呻吟聲,我還以為他在看四級影碟。誰知打開房門後,映入眼簾竟是兩條赤裸裸的肉蟲!他竟然瞞著我和其他野女孩鬼混,我大聲叫他也聽不到,可知他做愛做得多投入!我強忍著淚水,走!」

「一星期後我搬走了,自己租屋想冷靜一下。但之後的三個月,他不斷纏著我,老實說我捨不得這段感情,好幾次我差點回心轉意原諒他。但一次不忠,百次不容。任他如何發誓,如何跪地求饒,我也決定不理他了。」

人揀你 你揀人

愛情無風無浪,不會想起舊情人的好處;愛情受到挫折,就會萌起舊情復熾的念頭:「又到了初戀男友的生日,我一早預備好生日禮物,想當面告訴他我會從新接受他,雖然好馬不吃回頭草,但當時的我心想:『這條草實在太好了,我應該好好珍惜,世界上有幾多個男人,會甘心情願等一個女人九年?』

「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懷著興奮的心情,約他吃燭光晚餐,甫坐下,他說:『我有個好消息給你!』我回應:『我也是!你先說吧!』他給我的好消息其實是壞消息,原來他已經找到女朋友,拍了拖差不到半年。我的好消息說不出口,用膳完畢,忍不住,我哭了出來!」

一邊哭 一邊做愛

「那晚,他陪我到酒吧喝悶酒,我將我的失戀故事告訴他,喝個酩酊大醉,他送我回家。那時我醉酒膽大,說話無想過後果,行動也沒有想過後果,把自己脫個清光對他說:『我的好消息是想和你再走在一起!但現在說甚麼也再沒有意思!』又有幾多個男人會對一個裸女不為所動?那晚我們做錯事,我一邊做愛一邊哭,做完愛他頻說對不起,我邊哭邊叫他走,他猶疑了一會,就真的轉身走了……唉!一如以往,他被我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之後我們再見面,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明白他的意思,搶先對他說:『放心!我不會要你負責任』,他無耐地應了一聲多謝……無謂了!自己也曾身受其害,無謂拆散鴛鴦,他是一個好男人,擁有他是他女朋友的福份,就當自己無福消受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