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




「男人花心而多情,女人專一而絕情」,這句話好像有道理,但男人花心未必代表多情,只不是過貪圖其他女人的肉體罷了,對偷情對象未必動以真情;女人表面上專一,但說到肉體關係,未必絕情,理智一失一樣會偷情。

 

魔鬼與天使的鬥爭

一豪 27歲 記者

一豪經常自嘲「是個性格分裂的人」。可以對女朋友千依百順,但又背著她與另外一個女人鬼混。


貪新忘舊,人之常情。但一豪的情況有點特別,他貪舊忘新,與他鬼混的女人是他的初戀情人。「她知道我已有位走了三年的女朋友。有天晚上凌晨三點她致電找我,要我到她家去陪她喝酒,說她剛剛失戀了。她獨居,又已夜深。我猶疑了好一會,最後還是赴約了。」

「到了她家,我發覺她已喝醉了,兩眼哭得紅腫。我開解不了她,只好陪她喝。她愈喝愈哭,愈哭愈喝。最後倒在我身上抱頭痛哭……她穿著薄薄的睡袍,我已看得心猿意馬。她忽然吻我,並大力扯脫自己的上衣說:『我很差嗎?為甚麼他不要我了?』唉!我望著她的胸脯,抵不過誘惑,便和她幹了。」

對舊情人,一豪坦言有性無愛:「非常興奮,但只限於肉體上。與女朋友一起習慣了,突然另一個女孩子向我獻身;她又是我的初戀情人,我從未跟她發生關係,怎會不興奮呢?但心理上卻不好受、很矛盾、有罪咎感。我對她很內疚,佔有了她又不能給她一個名份,我愛的還是我的女朋友:我對女朋友更內疚,我背著她拈花惹草,這是不忠,我也不配當她的男朋友。」

「我真的後悔。這不是召妓嘛,召妓幹了放下錢,貨銀兩訖就各不相欠了。我察覺到我的初戀情人想舊情復熾。雖然她承諾不會破壞我的戀情,甘心做愛的替身。也隨時願意跟我做愛,不計較名份。但我會更怪責自己,情況也愈弄愈糟!」

「女朋友還未知道,不過她開始懷疑我了。女人的直覺真厲害,她覺得有問題,會左懷疑右監視。她現在經常致電找我,調查我的行蹤。有時剛跟初戀情人幹了,再跟她做愛時回不了氣,她會說笑的問我是否有外遇。這代表了她已起了疑心。我很擔心有一天她會識破我。至於補償嘛,我唯有對她千依百順,簡直已到了唯命是從的地步。我也知道我自欺欺人,上午牽著女朋友的手,下午摟著初戀情人,還說甚麼補償呢。」

一失足成千古恨

Mui 25歲 文員

「我跟男朋友的感情素來穩定,只因一次越軌行為,就結束了八年的戀情。為甚麼我會這樣做?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總之酒精害人,我發誓只是一時做錯!」
Mui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子,但酒精與慾火原是相輔相承的:「有一次到上司家去參加生日派對。我跟同事們猜枚喝紅酒。我酒量還可以,喝兩、三瓶啤酒也沒問題。偏偏那天晚上喝紅酒,我吃不消,醉倒在梳化上。我醒來的時候,同事們都走了。我很熱,整個身子也在冒汗,頭暈眼花,胸口翳悶就衝進洗手間嘔吐起來……」

「稍稍定過神來,看到浴缸內上司赤條條的身子,原來他正在洗澡!我那天晚上穿了低胸裝,或許俯身嘔吐時走了光吧,我看到他勃起的那話兒,我……很衝動,他也很衝動……是他主動脫我衣服,但我不得不承認,我沒有抗拒,最後就幹起那回事了。」


「上司是我人生中第二個性伴侶。我倆只做了一次,也答應對方守口如瓶,但偷情的感覺真奇怪。那天晚上我醉過稀巴爛,但還清楚記得那次做愛的每一個細節。」


「我很後悔,大家雖然協議不會舊事重提,但我幹了就是幹了。我不能面對我自己,我不斷的問,為甚麼會幹這樣無恥的勾當?我開始downgrade我自己,覺得自己是個不要臉、不知廉恥的淫娃蕩婦。我更不能面對跟我一起已八年的男朋友。他未曾越軌,我卻失去了女人最基本的忠貞。我沒臉見他。」

「我男朋友不出三日已識穿了!紙始終包不住火,世上亦盡是口疏之輩,唯恐天下不亂。他責問我是否真有其事,我想坦白從寬。原來不單女人器量小,男人也一樣。不過我明白,又有哪個男人可以大方去接受一個隨隨便便的女朋友呢?我錯了,我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