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校老師 – 覆Mun

深雪︰

客氣話我不多說了,因為我實在有太的說話要向妳說啊!

我是一個普通的 OL ,年約廿多歲,幹一份六千多元的文員工作,工餘時便去進修增值自己。去年我便報讀夜校重讀 F.4 以圓自己的大學夢,亦在這兒遇上了一個我喜歡的人。

他是我的經濟科老師「 L 」,他大我約年多,不是很英俊但做事時那份專注卻很 charming 。初時我對他沒太多感覺,直到有一次我提交一份經濟報告功課給他,他稱讚我做得很好、很有心思時,我不知為何會對他的感覺不同了。



在距離上學期考試還有個多兩個月,有一位同學問我可有興趣參加一星期一次的英文補習班。我本身已經很想惡補英文了,所以毫不考慮便答應了。其後我得知替我們補習的人正正是他,我真是十分高興,因為可以跟他多點見面機會。因為他是要收費的,所以不想收太多學生免得過份張揚影響他的工作,由於學生不多,所以每次補習的地方是到其中一位同學的家進行。

經過多次補習後,我和他漸漸熟絡了。原本補習班在 A 同學的家上課,但有一次他未能借出地方,所以我們轉移到 B 的家。那天我們先在 MTR (站)集合,然後一起前往 B 家。由 MTR (站)到 B 家的路程差不多要行十多分鐘,在這十多分鐘裡無論我行前或行後,他都在我身旁,又逗我說話,就算補完習他也跟我一起肩並肩走。其實除了我,當中還有兩三個男生,也有比我更會說笑的女生,他實在不需只找我陪他說話啊!這天是我認識他以來說話最多的一次,在這天之後,我們交換了手機號碼,但一直都是我致電給他多,也只是一些關於補習班的事才找他的。

此時,有一位男同學 C 追求我,並約我去看電影。我為了試試 L 對我的感覺,便把此事告訴他,又請他陪我一起前往應約,他沒多考慮便答應了,又問我對 C 有沒有好感,我便回答他對 C 一點好感也沒有, L 聽後便問我為何不給 C 一點機會,我便直接說:「沒有 feel 嘛,如果老師你不喜歡我,但我又向你表白了,你又會不會給我機會呢?」他聽後不語,良久才說:「你的話也有道理。」翌日, C 致電給我說不來了。其後, L 也致電給我說家人生病,所來不到。我立即有一種被遺棄的感覺。

由於我們都是乘坐同一路線的小巴回家的,所以很多時我們也會結伴一起放學。有一次,我在小巴上跟他說:「 C 問我,你是否喜歡了我。你說他是否很荒謬?」豈料他聽後由原本談笑風生的樣子變得沈默,又低下了頭。我唯有轉話題打破僵局,他才回復正常。我很奇怪他何以有這種反應,因為他是一個頗熱情開朗的人,如果他也認為是荒謬必定會笑笑便算,到現我也弄不清他為何要這樣。

其實不知是我多心或是真的,有時他的舉動也真頗為曖昧的。例如我上課一向有抄寫筆記的習慣,有一次他問我借筆記給他,說是要記錄自己教過些甚麼,還問我該如何交還給我。我奇怪他為何多此一問,因為他大可在上課時或每星期一次的補習班見到我才還也可以的,所以我只是叫他見到面便還吧。到一星期後,他在上經濟科時把筆記交還給我,但我一直藏在筆記裡的心型書簽不見了。

另外,在我考試時,他來我班監考,他總是愛在我身旁徘徊,又看看我如何作答,又會主動給我補加答題紙

暑假時,補習班仍然繼續。在某次補習前的一小時,那位 C 同學致電給我說以後也不來了,原因是不想再見到我。我把此事告知 L ,並向他道歉因為我的關係令他少了一份收費,如果他想 C 回來補習,我願意退出讓他回來。他聽後大笑並說:「我寧願要妳個衰婆都唔要佢呀。」之後,在補習的時候,我感覺到我那只穿了襪子的腳被他的腳觸碰了,但他卻沒有把腳縮回,仍舊貼我足足五分幾鍾(鐘)。到補完習後,天正在下雨,眾人中只有他一人帶了傘,而他亦很自然地只遮我一個,在路上他還告訴我夜校跟他續約了,並要我替他守秘密。這次真的令我很窩心,因為他好像只注意到我一個存在。

但好景不常,新學期他被調往別的班任教,我跟他少了見面和結伴放學的機會,他也因為要忙於日與夜的學校工作和進修,變得十分繁忙。而補習班因為同學的家不能再借出而被擱置了。 L 曾經應承一找到地方便會再替我們補習。到十月初,他告訴我們找到一個地方,那是他的新居,但因為尚在裝修所以補習班要到十月中才再開始,直十月中,我看他好像忘記了便在手機發了一個訊息問他何時再補習,但他沒有給我回應。然後過了數天,我在放學時看見他一邊講電話一邊很急趕地過馬路,所以我也沒有上前打擾問他補習一事,只是留在晚上十時多才再撥一次電話給他,但他沒有接聽。於是我再發一次訊息給他,這次他在五分鐘後給了我回覆,說屋子還在裝修要再廷遲一些時間。我不知為何感覺他之前那個沒接聽的電話好像是避開我,但又說不出原因。

我很害怕,他好像變了另一個陌生人,有時在學校走廊碰見,他也好像是對我視而不見。他是嫌棄我學歷所以不想和我多說話嗎?我已經很努力讀書了,在上一年兩次考試我分別考得第二和第四名,希望他會對我另眼相看。

深雪,我實不明白他的心意,請妳替我分析一下吧!

謝謝妳的(幫)助和耐性去看完這封又悶又長的信。

Mun


Dear

Mun

明顯地,你的老師與你曾經有過親密的心靈交流,差不多,便是愛情了。

但是,原因神秘地,愛情沒萌芽便枯萎了。

你別難過,因為你無做錯,他都無。而這種只得一季的曖昧感情,一生人會發生多次。

他已深知你的心意。要是他不追求,自有許多他才明白的道理。

你不要再理會他,去理會別人好不好?

像他這種神神秘秘、退退縮縮的男人,其實很難令女人幸福。

得不到他,或許是好事。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