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否繼續下去 – 覆痛苦的阿志

Dear Zita︰

你好,望你能解答我的問題。

我和我的女朋友已一起五年多了,感情也不錯,我早認定她是我的終生伴侶,她亦然,我們總可以給大家安寧幸福的感覺。

今年八月上旬她和朋友去日本遊玩時,由另一位定居日本的香港朋友介紹了他的堂弟(一個於父親酒樓內當廚師的有錢人?)給她認識。他們只於酒店內喝了一頓。回到香港之


後,那位堂弟就不斷聯絡我的女友,說他愛上她了。我女友有和我講他表白的事情,起初我也不以為意,因一路下來她也有追求者,只叫她不要再這樣下去,只會玩出火來,但現在我後悔當初為何沒有極力阻止。

那堂弟於那一個月內不斷和我女友通電、icq上傾談,但不斷向我的女友承諾很多,說會接她到日本居住,開一間琴行給她打理,和她說將來,說會等她三年後完成教師課程後接她到日本。後來她向我轉述他的種種,她說不會和他一起,因為他定居日本,聽到這不接受他的理由後,我已心知不妙,她已有點心動了,我用盡一切方法挽留她的心,亦為這和她吵過不少,於九月中她生日時也確能留住她的心,她說會和我一起,說和他只相識一個月,雖然內心真有點喜歡他,但電話中一切也比較完美。

但於生日後數天,他專程由日本回香港和她的家人外出吃飯(我也時常於她家吃飯),我被她暪著。他很認真地和她的家人談她的將來,她感到十分感動。

於數天後,我發覺她有異,向她追問,她說她選擇了他,因為她說於我身上找不到愛的感覺,剩下感情,她說她常常掛念日本的他,她說騙不到自己的心,他給她的感覺才是她要的,也不想不選擇和他一起日後會後悔,她說不想暪著我和他一起,這樣會對我不公平。

我整個人崩潰了,我是那麼的愛她,她陪我走過最艱苦的日子,我不能失去他(她)?但,我不想她於三人之間糾纏,我選擇了放手,讓她去試試,就讓我承擔痛苦,也不知為何,我沒有怪責她,沒有半點憎恨她,身邊的人說我傻,叫我放棄她,但不知怎地,我確信她會回到我身邊?

可能我真的太想念她,每天也打電話給她,icq info內寫日記和send相片給她,希望她知道我的種種,說我仍然很愛她,會等她?她時常哭著打給我說對不起我,很內疚,她也很關心我,小事情也會告訴我,就和往日一樣,不過身份已不同了,不能拖著她的手,或要她說愛我?我知道她對我那份感情內還有愛,但敵不過她和他愛的感覺,她認為和他相遇是奇妙的,亦是緣份,她就是一個那麼愛幻想和被寵愛的人。我知道他們剛開始的時候,是最甜蜜和互相牽掛的,這種種令我無處容身,但我實在放不低,我想等下去,同時繼續去愛她,她也沒有拒絕我的付出,但我知她現在只當我是一個親人,對我那份愛已被埋藏。

Zita,究竟我以甚麼形式出現她身邊才好?離開她一陣子,讓她再回想起我的重要?但我又怕她把我遺忘,而我也會忍不住找她,不斷出現她身邊,又怕她只會成為習慣。我真的太清楚女性的心理啊,請替我分析吧!另他倆這異地戀能否開花結果?他們最快也要12月才見面。

我已失去生存的動力,她就是我的全部,也不如自己選擇放手時所想那麼堅強,請幫幫我吧!


痛苦的阿志




Dear 阿志︰

你與女朋友的愛情故事,及得上小說那樣浪漫又曲折。

對了,女人就是喜歡奇妙的緣份關係。只見過一次就夢迴魂牽,而且,不單是她有感覺,對方亦然!

更厲害的是,日本那邊的男孩子愛她之餘又是行動派。以上種種,足以構成她揀選他的理由。

那個居住在日本的男孩子,不獨有機會表達愛,更有機會表達困苦與真誠。相較之下,你就弱勢得多,無疑你是愛她,但日夜見,難免讓她太習慣。

你要明白,她與那名男孩子充滿「苦戀」的感受,而你呢,其實一早已退居成為陪襯苦戀的層次。

她正處於熱戀之中,你要贏回她,唯有等一等。等她與他冷卻,等她去了日本生活但不開心?等她發現了你的好。

但這樣一等,可能要十年八年。你有心等的話,就記住與她保持聯絡,然後,你每天增值。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