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是普通朋友-覆LingLing

深雪︰

認識他剛好1年,他是香港公司的同事,更是老板的弟弟。而我卻被派註(駐)在國內分公司工作。

去年十一月,他回國公幹,那是正式第一次交談,但已經十分投緣,無所不談。那時我只當他是好朋友,但身邊男牲(性)好友都說他對我有意思。我卻不同意,因經驗告訴我不能


太敏感。加上,他是已婚的。那次,他只逗留了數天,但卻有一種認識很久的感覺。之後,我倆漸漸便用email交談。由數天一次,變成每天一個,內容雖簡短,卻全是心底話。間中他也會給我電話,但總是以公事為由再轉為閒聊。

直至今年2月,他在email 談到人生目標時。他突然說要好好重新發掘生活義意,又說有事正在改變但不知如何告訴我,希望我能明白。又說能有人了解自己是一種特別
offer?雖然我們無所不談,但他從不提他太太。就是我嘗試,他都一句起兩句止。但我總覺他有意令我感到他的婚姻有問題,例說「沒有人使他錢」、「他每晚要買飯盒」、「他討厭結婚」,當我祝他早生貴子,他很生氣的語氣說我「玩?!」等等。老實說,我開始有特別感覺。但卻不敢妄動,因他是巳(已)婚,也是同事兼老板的弟弟,我跟老板更是多年好友。

到四月,我回港渡假,他突然提議接我機。我既驚又喜,相信你會明白原因。那是工作時段,他更因自己的車壞了而借了我老板的車接我。那時我不曉得老板知否他來接我。終於是我在接機當日給我老板電話,不知這樣做是否對,但在朋友立場(對我的老板),不想隱瞞。但當我跟老板吃飯時,她突然多次提及他,說他開始後悔結婚、他是被迫結婚的?等等。奇怪的是她以前很少提他的家事。而他,除接機外,更在我走那天,跟我吃晚飯,陪我到上機前。雖沒有送我到機場,但卻在我等上機時給我電話話別。

回國後,心情更加不知所措。 email更是每天二,三次。終於,我決定停止。差不多一個月後,他突然給我電話,當然以公事為由再轉為閒聊。之後,也心軟地再繼續email。之後,他更突然提議在我的電腦裝上視像通訊器。之後,也試過於早上七時陪我吃早餐或接我機。對我而言,這都不是朋友會做的事情。

一個月前,他再到了國內,而且留了一星期。差不多每天都一起。早上他會接我返公司,午、晚飯也一起,就如情侶般,但我倆至今仍是好朋友關係。終於是我的朋友忍不住,在晚飯時暗示他不應該再誤導我。雖然我不喜歡朋友的過激言語,但卻引致我在回家途中說了自己的不安。

當我為朋友過激行為說話時,說到他認為我倆不只朋友那麼簡單,他卻說只是他敏感而已。他的答案當然令我失望,雖然他之後不斷叫我take it
easy,我也知他是不知所措的。但卻令我清醒不少,要懂得保護自己。雖然我不願意放手?那夜之後,我倆仍如常每天通 email ,甚至電話。

現在我正努力當他好知己,我告訴自己,要做的我巳(已)經做了。決定不在我。不知這是否正確做法。


Ling Ling




Dear Ling Ling︰

我覺得你和他有很重的attachment,心靈溝通得到之餘,亦互相甚有感覺。

然而,婚姻是另一回事,有點注定了的成份。他會不會與妻子分開是一個謎。但明顯地,他很enjoy與你一起。

你倆只要發生一點點親密接觸,便會把關係推上一層。但你要知道,關係愈深,痛苦也愈深。

今日,你還可以扮作很自由,但一旦有了新的事態發展,你對他的要求就會多,然後你與他便會每天不開心。

我也建議你不要迫他與你發展。一切由他主動,你會過得舒服點。你知道嗎?如果由你開始,以後你所流的眼淚就會由你一個人獨自負責。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