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否擔心 – 覆Paris


Dear Zita︰

你好嗎?本人現在澳洲某institute讀diploma,而這間institute跟某大學有關聯的,institute裡面的tutors多數是大學的master學生。上個學期我修讀finance,由第一堂tutorial開始我已經覺得我的finance
tutor不錯,跟我的dream boy很像,但純粹是想想而已。





過了兩星期,他發現我跟他原來也是左撇子,他開始留意我。我自己都不大相信只是這樣一個細微的相同處,便能引起他的注意。之後每次我抬頭望向他,十次有九次他都在看著我,而且並不是一般的眼神。不過我都是有點怕,我只是跟他笑一笑便算了。

有一次,他說要找volunteer出whiteboard寫answer,但沒有人自願,他便說要從name
list入面pick一個人出來答他,而且是由尾數上去第七個,正好是我。是他故意的,還是真的巧合我也不清楚。但是如果你有看到他當時的樣子,你便會猜他是故意的。他表現得很自信,因為他的「計劃」都completed。經過這次,我開始跟我很close的朋友談及他,可惜她們的意見不一,大多數不看好,因為我的tutor是澳洲人,她們覺得有可能溝通不到。但我覺得這個不是不可解決的問題,所以我決定在最後一堂之後問他拿電話號碼。

不知為什麼,最後一堂的tutorial很少人出席,我坐在第一行(靠牆的),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替我的朋友佔了一個位,就在我旁邊。有趣的是我的tutor一進來就把他的東西放在第一行的桌上,他自己便坐上剛才替我朋友佔的桌上,有teacher
desk都不用。後來我朋友進來,看見當時的情形也覺得很好笑,她只好坐另外一個位。我的tutor見我朋友進來不久,他便返回teacher
desk坐。

接近落堂,他跟大家說「good luck
in your exam」。基本上所有tutors都會說這句,但是他再補充一段說話,我覺得似是暗示。他說下個學期仍然會做tutor,所以還有機會見面。如果是升上year
2的人,我們都會在大學內碰到,見面時記住say hi。其實他只知道我和我的朋友下個學期會升year 2。他說罷就走了,我也來不及問他的電話。

其實我現在很擔心我們是否有機會再見,因為我不知道他的tutorials時間,也不知道在大學哪裡可以碰到他。現在大學還在放假,但institute已經開了學,我好不好返institute碰碰運氣,還是抱著「有緣便會碰到」的心態呢?

Thanks a lot! 希望你可以給我一些意見。

Regards,


Paris


Dear Paris︰

這種暗示一向疑幻疑真,根本不能作準。況且,他與你是師生關係,他不會主動。因此,唯有由你開始,找點碰面機會問他拿電話吧!只要有機會淺談一會兒,你就會明白他是否也有點意思。

你的朋友所說的話你不必放在心上。國藉不同、溝通不了?通通不是大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他也是否想與你一起。

你find out這答案之後,關係才會有發展。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