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心瀝血 – 覆YY

 

深雪小姐︰

我跟一個已婚男人一起已五年多了,一直以來大家都是講一個「信」字,他是一個對家人有強烈使命感的人,對朋友員工都很厚道,是人人稱讚的「好人」,亦因為這樣,我天真得以為如果對他全心全意付出,他是會珍惜的,他不會辜負我的。雖然我知道他的背景,但當他說出我應該怎樣工作,怎樣自我提升及將來的路可怎樣


走,我真的被他感動了。可能你會說我太容易受感動,但我之前的男友或家人,都不會想有關我的前途問題。如是這般我們就開始了!

原來,我上述所講的使命感,其實是他極度「尊敬」他的另一半,極度縱容她做一個不稱職的賢內助,四十六歲女人還抱持「做女」心態,甚致無理取鬧(有殺錯無放過,無證據但迫老公表態,她不止一次向他(冤)枉我對她無禮),但他都覺得she
has her right to do so!

撇除那一邊,他對我好嗎?他時常說,一起工作時常見面我已經好幸福,應該好滿足了。其實其他同事職員不是也一起見面工作嗎?自己付出了所有,得回的只有一些假得難以接受的甜言蜜語,一些「求其」的節目安排(所謂和你過節,就是偷時間到你家附近的茶餐廳吃一個茶餐)……他說他已盡了力!

我不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不奢望金屋和信用咭,但我不甘心那種因「位置」問題而被「屈」和被剝削!每一次聽他的自圓其說,我覺得他正在侮辱我的智慧,掠奪我的尊嚴,彷彿告訴我︰你只值得分配這些,已經好好喇。

我知道應該要終止關係,但過往都因為放不下而失敗。就好像惡性循環,不斷對他好,但又不斷責備自己為何還要對他好,因為他根本不重視我,只是覺得「筍」和「抵」。

請告訴我你的高見!


YY




Dear YY︰

果然嘔心瀝血。

你也知道可憐了,真為你感到高興,看來離開他之期不遠矣。

女人在覺得自己蝕本的一刻開始,便已面臨清醒。

做一個不受寵的阿二真是天下間女人的侮辱。這就是我的意見。

深雪覆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