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了給懶骨頭 – 覆小婦人

深雪:

我與丈夫結婚已差不多一年,他在婚前向我承諾的婚後全不兌現,尤其在做家務方面,他向我求婚時曾應承我會分擔家務,但現在只有我一個做家務,我和他一樣要返工,這是否男女不平等?

小婦人


小婦人:

這不是男女不平等,只是,你嫁了一名懶骨頭。如果我是你,我會請一名鐘點女傭,免得大家為了家務小事而傷和氣。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