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 – 覆伊蓓

深雪:

我是伊蓓,還記得我和我的故事嗎?


讀了你那本「深夜與早晨的週記」後,很錯愕,你是在寫我嗎?

這是我的心聲呀,你知道嗎?


我雖不至於會動手殺人,但我也是在想「他」死去死何等美事喔!

但我竟常常發夢自己原諒「他」並甘願做「他」的情婦,何解?我想死,很想,很想……

可是不值得…

沒有方法舒緩,可以怎樣?很難過、很難受…

救我可不可?

「他」就是這間學校的校長,1990 年那個,他為何不死?


http://www.xxxxxx.edu.hk/xxxxxxx.htm


伊蓓:

我不是寫你,只是,人格分裂的成因,極多個案是幼年時受原本信任的人所侵犯。
他遲早會死,避得過人生,也避不過死亡,我相信,死後自有更大的判決。
整件事你根本無錯,為何你自責良久呢?

你有沒有想過,寫匿名信把事實告之教育署,與及校內的各位老師?我相信,這樣把事情公開,你會好過一點。

深雪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