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旅行,尋找曾經純粹的自己

 
在歐洲坐了無數的火車,看見了無數的離別。
都忘記了前往那裡的火車上,看見一群年輕人不斷笑著跟一個女孩揮手。我側側頭,透過椅子的空隙看見女孩的側臉,是一個女孩。她擁有一張充滿雀班、稚氣的臉,大概還是中學生吧!
窗外,她的朋友嘻嘻哈哈的,好像沒有一點別離的憂愁。兩個男生敲敲玻璃,跟女生愉快地說再見,女生也快樂地跟他揮揮手。男生們轉頭去,車子還未離開,隔不久,他們又轉過身,再一次上前敲玻璃與女孩再見。這個動作不斷重複,直到火車開出。
他們的笑意,其實是掩蓋他們依依不捨。偷偷聽著女生跟坐在旁邊的人聊天,原來這個女孩是要到其他地方讀書。看著那兩個男生,我那時不自覺地流下淚來。
這麼單純的友誼,好像在我們長大的過程中慢慢消失了。
於是,只有當我們與中學、小學同學會面時,才能夠恢復那個小時候的我們。他們會叫你花名、直呼你的全名、毫不猶豫將你小時候的醜事說出了,提醒你原來曾經是那麼幼稚、懦弱;害怕的事在大人眼中是如何微小。
曾經,我們看見朋友離開會裝輕鬆,但暗暗流下淚,現在,我們已經對離別太習以為常,舊朋友不知多久沒見,約了很久終於約到,卻又因工作而不能來,我們也許覺得惋惜,但一轉身便已忘記。
時間帶著我們走到這個曾經多麼陌生的大人世界,然後當我們在回看年少的我們,會覺得年輕的世界已經模糊一片。
旅行,是為了重新找回那個曾經那麼容易快樂、那麼容易流淚、世界那麼單純,夢想那麼大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