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從地鐵車廂走進日本人生活日常

去到日本,車廂中的安靜總讓我這個習慣大聲說話的人很不習慣。

在香港只要有人,大家都好像逼不及待把所有感情透過聲音表達出來,好像這樣,可以連帶鬱悶在心中的不快與委屈全都一訴而盡,大概除了圖書館以外,很難有一刻真正的寧靜。

但這次去到大阪與京都,雖然知道日本人的「規矩」,還是會偶爾因為去到異地過度興奮,對媽媽和姐姐大聲說話,往往都是姐姐及時對我發出「殊」的一聲,我才猛然發現自己的失禮(笑)。

總覺得,地下鐵的車廂就是一個城市的小小縮影。什麼類型的人也有,他們的穿著品味、外貌、打扮,可以很表面(可能很膚淺)地了解一個地方的潮流。
 

但令我訝異的,是除了車廂非常自律的寧靜,還有是「書寫」在這個城市的重要。這個車廂竟然沒有電子的屏幕,廣告還在用海報!可能在香港太久,早已經忘記了沒有電子媒體入侵的世界到底是怎樣的模樣。而且還是經常會見到當地人拿著書本閱讀,無論是上了年紀打扮得體的伯伯、穿著優雅的上班族、抑或是一個家庭主婦。

從一個地方穿梭在另一個地方中,我透過這樣的小小車廂,走進了日本人生活的日常。

寧靜,源於日本人的自律。姐姐說,即使在地鐵看到情侶之間的相處,還是很含蓄,從不會看見有人抱在一起、親吻。我所看過的,最多最多,只是拖著手而已。很多時是透過他們望向對方時的愛慕眼神,才得以感覺到他們之間的親密關係。這種自律,當然也包括那無可挑剔的禮貌。曾去到一個車廂,有一位婆婆走進來,結果立刻同時有兩位後生仔自動站起來讓座,十分窩心。月台上那些盡忠職責的車長,也讓人會心微笑。

但當然,也不見得日本是一個完美的國家。
 

 
本設有女性專用車廂,這些車廂在晚上至早晨時間,只供女性專用。原來,電車癡漢的騷擾行為在日本非常猖獗,很多女性都曾遭受「咸豬手」的襲擊。而根據網上資料,很多時法院因為辨認不到癡漢而採取寬鬆的措施,而受害者卻往往因為羞恥而忍氣吞聲。

但縱然這樣,看見日本政府因著這件事而採取適當的措施。作為女性的我,晚上身處女生專用車廂中,也會頓時多了一種安全感。

或許沒有一個國家是完美,但日本,的確是一個很容易令人愛上的地方。因為那種寧靜、與文字相伴的氛圍,與當地人的含蓄溫婉,是日本這個國家一道獨一無二的日常風景。

FB: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