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我在愛丁堡當個沙發客

第一次一個人去歐遊,想來點不同的經歷。像我這樣的窮旅客,既想體驗當地文化,又想節省旅費,最好的辦法就是當一個沙發客!
因為愛丁堡8月有藝穗節的緣故,住宿費會漲價,於是便打算乾脆當個沙發客,既可了解當地的文化,又可以參與藝穗節!第一次玩Couchsurfing,才發現原來整個活動非常嚴謹。想成為沙發客,你要告訴沙發主人為什麼你要去、平常的愛好、為什麼偏偏想當她/他的沙發客……老實說,有點像見工寫resume,又有點像speed date,最好性格興趣與沙發客相約,那才有更大的機會說服沙發客收容你。


(穿吊帶背心的就是我的沙發主人。)

我人生中第一位沙發主人(Host)是Liz。她是華裔,客家人,但因祖父輩已移民到愛爾蘭,因此她不懂說中文,一口濃濃的愛爾蘭口音英文。接待我的原因很簡單──她喜歡李小龍!我碰到過很多的外國人,他們所認識的香港人基本都只是李小龍,與成龍。而且Liz還喜歡收集舊事的物件,例如在她家中便有個香港7、80年代的古董電飯煲!
她酷酷的樣子,讓我初初有點膽怯,但後來相處久了,卻發現她非常親切。她畢業於愛丁堡大學,讀社會學系,所以當她告訴我她現在做清潔工時,讓我有點錯愕。原來外國的生活,沒有想像中那樣美好。


(Liz的家,就藏在擁有這扇紅色大門的大廈中,裡面是非常維多利亞式的設計,很古色古香。)

Liz把她的日常開支計算給我聽:800磅的收入,房租佔去500磅,每個剩下300磅,但還未計水電煤、一日三餐、交通費娛樂費用。800磅的收入,真的只能當一個月光族。於是Liz閒時會當藝術學校的人體掃描模特兒。那天看見她拿著一副裸體少女的掃描,原來畫中人就是她,讓我不禁聯想起《鐵達尼號》中的Rose。
她有時也會替藥商測試藥物。有天朝早起床,發現她的手臂上貼著一塊像藥片那種8x2的長方形膠布,很是好奇。一問才知道她正替Dove測試日用品(好像是洗髮水),那8個小點中,每個都含有不同濃度,測試哪一個對人體會引起敏感。她把這塊長方形膠布揭開,手臂上多了7個紅腫的點。問她會不會痛,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會阿。」好像在告訴我:「那有什麼大不了的!」


(從家裡向外看的景色。)

其實Liz最想做的,是時裝設計師。第一天抵達的時候,剛巧她的家來了新租客,是一個來自澳洲的女孩,一個人來到愛丁堡,打算逗留一個月。她悄悄告訴我Liz很厲害,會把自己設計的衣服放到朋友的時裝店寄賣。當我向Liz確認時,她只一臉淡然地說:「哦,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為數份兼職在身,她已沒有餘力兼顧服裝設計,讓我不禁覺得有點惋惜。當遊客是一回事,但當你要住在當地的時候,你同樣會面對很多生活上的難題。每個人都正盡力抵抗生活的壓榨。


(Liz家中收藏了很多舊中國風的物件,例如那張poster。)

因為她沒有給我鑰匙的關係,晚上我總早點回「家」,怕影響她休息。於是晚上便成了我和她相處的時光。我們閒話家常,談起了愛情。她大方承認,與一個男生有「關係」,但那個男生卻有家庭。她說那男生會在她生病的時候照顧她,但卻不會在節日陪伴她。雖然她現在處於一段旁人覺得不正常的關係中,但她很懂得玩這個「遊戲」的規則,亦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不過就是一時軟弱時的一絲安慰。


(Liz喜歡下廚,自己種了小白菜。)

所以當她聽到我說香港也都很多女生趕著30歲前找個伴侶,她不置可否,反跟我說:「女孩不用男孩一樣可以過得很快樂的。」她現在有新對象,甚至分享了她喜歡的那個男生的Facebook給我看。


(Liz為我煮的早餐。)

她其實也跟其他女生一樣,渴望愛情,但在愛情尚未來臨前,她懂得怎樣愛自己──工作完後,Liz便拿著杯酒坐在沙發上,好好休息。她在廚房還種了小白菜,長得非常好,每天都為自己下一頓廚,一點都不馬虎。我也有幸吃到她煮的流心蛋飯,雖然簡單,但卻非常好吃!她也很熱衷於環保,廚餘也會拿起回收做肥料,也學跳舞,過著平淡而有意義的生活。
她讓我明白,大抵我們在愛人/被愛前,最需要的,是先學懂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