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講戲】《凸務madam》:沒有一種人叫「女人」

《凸務madam》話你知,「女人就係點點點」呢種概括性的講法,就好似戲中班男特務一樣——一廂情願,以為自己只可以得有型有款一個形象,其實極蠢。人,本來就有很多種,不分男女。

這部戲有好多女人,位位樣靚身材正:又肥又自卑的主角Susan、現實一定比人當花瓶的奸角Rayna、被嘲似Big Bird的特務OL Nancy,全部都有好多面,靚、粗魯、優雅、瘋狂爆粗、有型……而且是上一秒在賭場優雅飲酒,下一秒就打Candry Crush甚至大講F-WORD;明明擔心做剩女,下一幕就勇猛地打交。

這樣的角色設定,跟戲中一班靚仔有型,但只懂吹水同chok的男特務一比,就更突出。因為Jude Law同Jason Statham要保持特務——或者所謂男人的形象,在觀眾眼中反而更可笑又愚蠢。他們可以因為花粉打個乞嚏,失手殺錯人;追蹤敵人途中,比人偷龍轉鳳都懵盛盛。
相反,又肥又論盡的Susan,可以深情告白但會坦率地爆粗;可以殺人時淆底但又英勇揸飛機;可以好索亦可以扮大媽。這種多面貌,不會令你覺得他很完美,但就夠真夠務實。
女人badass起上來,比一眾有型男更正,可惜大部份貌似「女人戲」,不是要女人努力變瘦、變靚、賢良淑德,就係要勁豪邁變成男人,先可以得到尊重或幸福。不過,《凸務madam》話你知,女人都只是人一個,有不同的狀態,不需要你批准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