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請不要性騷擾我

 
最近遇上很帥的黎巴嫩男H,全場女士在他進場時(入briefing room)眼睛都開始發亮。在航空公司的直的帥哥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因為他們在一群飢餓的空姐堆中覓食,選擇多到頭暈眼花吃來吃去吃不光。因此,潔身自愛的B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觸,這些機會還是留給其他人吧。

B剛好要進galley拿點東西,作為galley operator的H和B閒聊了幾句,正想離開之際,他從另一邊極速挨到B臉前很大聲的親了一下。這很大聲的吻嚇到B動彈不得,心裡奇怪了一下,「甚麼噪音?」

他見B沒反應過來很得意的說:「怎麼樣?我只親你一個喔,其他女生很想要我親她們,但我只親你一個喔。」
 

 
天啊!這個不知廉恥臉皮極後厚自信心爆炸的人!B又生氣又難過的說:「我!不!要!」這下到H呆了,他立即溫柔的說:「你千萬別哭,別哭。」B瞪了他一眼便立即掉頭離開。

後來,他一直在其他空姐面前逗B,還解釋他的文化是「看到喜歡的東西就會抱抱或親親」。屁啦!這是動物界的文化啦!你是人好不好?

不知道最近是否犯太歲。另一航班的Purser,每次經過B也要說她長得很可愛,晚上party時就借醉毛手毛腳兼強吻,逃走後的B 後來又收到他的電話邀請共寢。你以為你是皇帝在選嬪妃嗎?

安全返抵後,空少M走過來告訴B:「 Purser 問我昨晚有沒有跟你睡。」甚麼跟甚麼!?

PS. B感言:請不要性騷擾我。我喜歡一個人大字型打著鼻鼾裸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