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丫,唔該!】 德意志Working Holiday小歷險——住屋篇

初到柏林,我和Cherry都認為首要任務就是找屋租,畢竟很多必須要拿的政府文件,甚至銀行戶口,都需要住紙證明。我們也沒有一開始就不停遊歷的打算,想要先試試在異地過日常生活,理所當然需要一個屬於我們的小天地。

有大量外來人士的柏林,房租雖然合理,但找屋租不容易。當地流行短期租約,因此每個月都要搬竇的人大有人在,而且還要小心租屋騙案!除了budget所限,主要因為想認識朋友,我們把目標鎖定在share house,幸運地免過了不停搬屋的麻煩,住了兩間share house,又遇到超級好人的flatmate,真正給我們家的感覺!

第一間share house叫FLUG 33,是個複式單位,連我們在內一共住了六個人,分別是來自蘇格蘭、芬蘭、西班牙等,都是在柏林工作或唸書。一起生活時常會有小小的文化衝激,從煮飯到說話的方式,我們每天都在了解和學習大家的不同。我愛這間屋的人會關心大家,同時又很尊重別人的私人空間,住在FLUG 33的期間,我們一起渡過了好些節日和flatmate生日,溫馨又搞笑的場面真的很多。

後來搬去第二間share house,The Cinema,我的生活便開始出亂子了...這個房子更大,是兩個單位打通,當時容納了八人,還不時招待沙發客。flatmate都沒有正職,生活隨性得可以,自由自在,不拘少節。剛搬進去的時候,其實我不是太接受他們的生活模式,特別是在不愛清潔這一點上!不過慢慢認識以後,就覺得他們有趣的想法其實是內自開闊的眼界,與其說他們樂觀,倒不如說他們是盡量做到不受限制。受他們感染,我後來亦不小心當上了亡命之徒(哈),此話容後再談。

Flatmate是一種很特別的存在,你們不一定很熟,但他們也許比家人更清楚你喜歡吃甚麼、比朋友更update你的近況,也見過你最hea的家居look。聽過有人因找不到房子而要長住hostel,就更加慶幸留在柏林的日子認識了他們,讓我和Cherry不用每天回家對住四面牆玩手指;很多人和flatmate都不過是點頭之交,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為甚麼柏林的屋都有名?!其實只是剛好而已,一般都沒有。這個問題我也問過其中一位flatmate,她毫不猶疑就回道:「那還用說嗎?當然是因為型啦!」我覺得,幫房子改名,賦予一個家個性,也反映出住在裡面的人的風格,不就是對日常生活的一種尊重嗎?

Photo by Cherry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