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菲律賓的快樂基因──我們的「姐姐」

(圖片來源:June Uda de Vera

我的首次菲律賓航班layover只有19小時,縱使來回馬尼拉的飛行時間總數卻已經是16小時。(不要問我為甚麼,本公司有很多違法的地方,機組人員的休息時間過少等閑事見怪不怪。以後再談。)

可幸的是終於讓我在2年後再次遇上我的沙發客朋友Dennis。我們駕車經過市中心,40多個小孩在馬路邊,玩滑板的幾個大一點的小孩在路中間,其他孩子側乖乖的擠在行人路上。 我大喊You guys are amazing! 所有人也朝著我們興奮的揮手歡呼。這個美麗的畫面才是菲律賓的日與夜。

對於香港人來說(排除內地人)菲律賓人是我們最常接觸的外地人。他們離我們很近,近到同一屋簷下。可是,我總覺得我們並不了解他們,甚至可以說我們從不曾嘗試了解他們。

(圖片來源:June Uda de Vera)

他們擁有快樂的基因、樂於助人、事事親力親為、EQ 和適應能力也很強大。登機時看到他們大包小包的走進來,本來是很頭疼,後來發覺他們會努力的自己找空位放行李,其他人也會很熱心的幫忙 。我頓時感到很感動。飛了那麼久,大部份人若然找不到空位安置行李,他們便會很生氣的叫我找空位。他們若然覺得自己的行李很重,便會理所當然的叫我幫他/她拿上行李架,需然他/她比我高很多和強壯很多。

你說人質事件後,菲港關係變差了嗎? 有菲律賓頭等艙的crew問我香港人是不是討厭他們。她說她們的政府無能她也沒辦法啊,他們也忍耐了那麼久,希望我們也可以。

最後,有人突然用廣東話跟我說:「你好嗎,我好鍾意香港嫁!」我笑得合不攏嘴。她就是生活在香港的我們常常叫的「姐姐」 。她叫Reg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