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講戲】《五個小孩的校長》:恐怖的香港

看完這部戲,心情鬱悶,覺得香港真係幾恐怖!

楊千嬅做呂麗紅校長,天真熱情但又對現況失望,做得幾好,但一班小朋友和家長,才是最精彩。小朋友講對白唔流利,反而比朗誦懶叻腔調來得討好。

至於做家長的一班演員,大部份來自亞視,越做得好,越令人唏噓。最鍾意兩幕:嫻姨(吳浣儀)由「趕住走」到講起身世,再嗌珠女走的一幕;何伯(吳耀漢)摸住杯邊,講一家無法團聚——你知道這些故事其實很真實,而他們只有傷心,沒有怨恨。

所以,整部戲最鬱悶的地方,是一班大人看不見出路,細路在掙扎。當校長叫大家問問父母的夢想時,全場大笑。也許大家都知道,他們又窮又老又少數族裔又傷殘,身處香港,注定永遠做不成機師、香港小姐、運動員……

夢想作為一種動力,可以帶比他們甚麼呢?連「最打得」的呂校長,都患有不治之症,她在戲中所遇到的老師、教育界人士、街坊,都是所謂的「正常香港人」,或直接一點說,「花生友」才對!要做個好老師,竟然孤單到這個地步。

這部電影之所以感動,是因為,現實就是如此!有焦慮症兼出紅斑的Martin,會繼續讀精英班,不知何時會痴線。

更變態是,整部戲沒有出現過教育局,最大威脅、最惡死要殺校的兇手是誰?一身土豪格的村委會會長。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