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空姐探險記】55度的科威特 Hot Weather Challenge

淡綠的湖水,迷朦的天空,這是6月的科威特。

當大部份香港人在32度時看著酷熱天氣警告叫苦連連, 有2個港女勇敢的挑戰常年平均溫度達45度的科威特。為了歡迎我們,氣溫更在我們抵步的5天,飆升至55度!

離境時, 關員跟我說了一對日本夫婦的事:「他倆預計遊覽科威特7天,後來留了2天便離開。原因是太熱和太無聊。」我與他對望,然後說:「我就是為了這來的!」哈哈笑了一輪,他送我一句:「good luck!」

海關哥哥看到我們袒露的手臂微微笑著說:「it’s snowing out there, do you have a jacket? Very very cold.」
Well, 我真的很喜歡他的幽默感,趕緊穿上繫在腰間的白色針織外套。這比板着臉說更有效,又令人心悅誠服。

賣dates的小店。

科威特的公共巴士很便宜,從機場到市區只是HK7/ KD0.25,約半小時。

科威特人熱情非常,你有問題想問的話,他們一定歇盡所能幫助你。巴士上,所有(大概10個)乘客也圍著我們嘗試幫忙,最後成功下(錯)車。巴士站裡,約20位司機/職員走了過來嘗試幫忙,最後成功(逃離)上了的士。他們的熱情我心領,但還是覺得自己最可靠。

外表強悍、一副運動員體格的港女好友S因為第一次踏足中東地區,在杜拜見識過40-50度的高溫(現在也有50多度了),以為科威特也大同小異,便以認識中東文化為由膽粗粗同行。

結果,每隔15分鐘,S便要找尋樹陰休息。而我,每隔10分鐘,便要喝一口水。一天喝掉4公斤是家常便飯,因為有3斤半的水是蒸發掉的。

長得很可愛的本地小女孩。

石油儲存量居全球第四位的科威特以石油為生,旅遊業一 點 也 不 興 旺。作為街上唯一可見的旅客,在哪一個角落都成為焦點。

加上抵不住酷熱,我們選擇袒露(香)肩與手臂散散熱。朋友S大膽的把雙腿也露出,換來更加熾熱的眼光及本地女人的怒罵。幸好,這不是10年前,要不然連我也會被罵,兼送入獄。Not kidding.

第一晚的酒店人員殷勤至極,在三更半夜連續致電給我倆。兩雙眼睛惶恐的對望,最後我耐不住好奇心接了第三通響起的電話,裡頭是溫柔的男聲,問我要不要風筒。FXUK! 三更半夜要風筒幹嗎!?

幸好事先聯繫了2位couchsufer朋友,在其後的3天有家可歸,每天也接觸多一點、感受多一點,當個掛名的本地人,玩盡小小科威特可玩的地方。

抱起我的就是我的host,一個精通阿拉伯文的波蘭女人Mirka,職業乃Humanitarian Aid Worker.

每去一個地方我也會找一個人,更他/她好好的聊聊天,說說彼此的文化、工作、生活。這樣的旅行,才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