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風 – 張國榮


還記得11年前,紅透半邊天的張國榮決定「光榮」引退。


今天的張國榮仍然紅得炙手可熱,但就看透世情,不再計較「光榮」。他把自己比喻成「風」──他要演得更瀟洒,唱得更奔放,直到永遠。

愛仍未冷

體味過生活的辛酸,也嘗過光輝的歲月,刻下對張國榮最重要的,是愛。


「生活之中有很多不同的愛,父母的愛,兄弟姊妹的愛,友愛,憐憫別人的愛等等,當然還有情愛。以往的我不太懂得去愛,所以換來很多遺憾。現在的我會好好真惜和愛護家人,朋友,甚至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但每件事都有兩面,當你愈愛你身邊的人
,你就

愈是怕失去他們,或者得不到他們同等的愛,很矛盾。」

雖然影圈中人稱呼張國榮做「哥哥」,或許是因為童年寂寞的關係,這個「哥哥」喜歡被人照顧,被人疼愛的感覺,所以他的朋友大多都比他年長,充當疼愛他的角色。

「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愛護的感覺很好,很深刻。那時我還是個小孩子,有一次逛『大丸』,看見一個可以播放卡通片的放影機玩具,但就相當昂貴,要30多元,老人家當然不會買,得不到的感覺令我傷心,哭了整個夜晚。結果八哥第一次做工,賺了錢便帶我去買,我很感動,不是因為他捨得買玩具給我,而是他對我的疼愛。

「現在我甚麼也可以負擔,但是朋友的一點心意,歌迷的小禮物,甚至一封問候信,都包含著一份愛我的心情。能夠被愛的人,一生又有何遺憾?」

瀟灑還是執著

經歷幾番風波,眼前的路卻依然難行,或者自覺自省的人,就最是苦酒滿杯。

「我是個極度追求完美的人,生活上每一個細節也希望完美無瑕,就連睡覺也很講究。這樣做人很辛苦,但我已經在這條不歸路上。

「我告訴你一個定律,愈成功的人就愈辛苦,沒有人可以不捱苦、不捱窮便成功。一出世便有十幾憶的人不是成功,只是他的

父親成功。別人說我灑脫,事實上我比以前更執著,
我本來可以光榮引退,但現在的我,人在江湖,怎樣都要撐下去。所以我拍電影絕對是物超所值,因為我會對自己作出要求,作出承諾,無論面對任何片種,任何導演,任何對手,我都會傾盡全力。」

雖說執著,但24年的演藝生涯早令他洞悉世態,掙開心眼看盡人生,現在追求的是實在和安定的感覺。

「老實說,現在的我無論拍戲或唱歌都比以前好,因為我知道最燦爛的日子是89年告別演唱會時,現在不像以前,老是向上爭,而是可以舒舒服服的演和唱。以前希望每首歌都是冠軍歌,現在不必了,因為我知道我一定No.1」

不用爭的張國榮,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