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六甲的街頭藝術家

馬六甲的街頭藝術家

「馬來亞春色綠野景緻艷雅,椰樹影襯著那海角如畫……」

我喜歡馬來西亞的椰林樹影,喜歡那兒還遺留著純樸古舊的感覺,對於住慣城市的人而言,這裡是一個不錯的渡假勝地。

到達古文化熔爐的馬六甲(Melaka),從古城門(A Famosa)往山上頹垣敗瓦的舊城堡走,遠眺馬六甲海峽,你會覺得是一種心靈的洗滌;其實,每一次出外旅行也是一種心靈上的洗滌吧。

在斷了右手的聖芳濟各石像後面,有名小販在擺賣一些木製的手工藝品。好奇地上前問他:「是你親手造的嗎?」,這個男人很靦腆地微笑說:「是的。」

「很漂亮呢!」我拿起了一個小巧的鉛筆形匙扣把玩著說。

「謝謝,這只是一些卑微的小手作而已。」那男人謙遜地著說,很有一點落泊藝術家的味道。

我想起了已故的德蘭修女也曾謙卑地說:「我只是天主手上一枝鉛筆。」我遂和他議價並選了幾個木製的筆形匙扣,這名樣子純樸老實的街頭藝術家流露出喜悅的神色,這可能是他今天的首個交易吧。

為了表示他的誠意和慶祝今天生意「開齋」,他說會免費為我寫一些親朋的名字在筆形匙扣上,並特意地再寫上「馬六甲2000」的紀念字句,我當是欣然接受。
當他在用心地寫名字時,我欲舉起相機為他拍張照片留念,他卻很禮貌地婉拒了我;作為一名街頭藝術家,也有其個人尊嚴,我當然會尊重他。

他知道我是從香港來的後,很遺憾地說從沒有到過香港,原因是在港沒有朋友云云;他又說12月26日是馬來西亞的新年,他希望賺多一點錢回家過年……一個小人物所許下的微小願望,祝他願望成真。

我喜歡這種旅途上萍水相逢的感覺--簡單而愉悅、短暫但親切;大家相遇在旅途的某一點上,彼此是彼此的過客,然後瀟灑地各自上路,甚至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只留下了友善親切的回憶……

不知他現在用那生花妙筆在寫著誰人的名字呢?如你下次路過馬六甲見到他時,請代我向他問聲好。

圖文︰由TOM.COM生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