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河追尋古埃及文明

沿河追尋古埃及文明

埃及古文明,一切皆源自尼羅河。

將開羅一分為二的尼羅河,在非洲的烈日下仍然閃閃生光,只是兩岸都興建了無數高樓大廈,現代化得很。

埃及最輝煌的歷史,都收藏在尼羅河邊的埃及博物館;象徵了在此孕育的,也都安息於此……

人,逐水而居,最先發生的文明事件,都在河邊;中國黃河、印度恒河、歐洲萊茵河……因此,要認識一地的文化和歷史,最理想是沿河遊走。

埃及古文明,一切皆源自尼羅河。

飛機將我帶到尼羅河下遊的埃及首都開羅。這兒距尼羅河出口的阿歷山大港只有三小時車程。因為土地肥沃的關係,開羅在五千多年前便成為了曼菲斯(Memphis)王朝的國都。

 

走在開羅的街道上,只見人頭湧湧,這兒累積了五千多年的生命,現約有一千五百萬人口,不愧有非洲第一大城之稱。

古都開羅可見的古蹟,其實只有幾座金字塔,但已足夠令開羅不朽。旅遊便成為了埃及近數十年來的最重要收入。但埃及人的服務質素卻不成比例,令人失望,可能就是靠祖先留下來的豐功偉績「有恃無恐」吧。

將開羅一分為二的尼羅河,在非洲的烈日下仍然閃閃生光,只是兩岸都興建了無數高樓大廈,現代化得很。因為埃及在近代史上受歐洲文明影響極深,當地建築都帶有濃烈的殖民地色彩,只是都蒙上了一層黃土。只有登上開羅塔,才能遠眺矗立在城市邊緣的金字塔群。

浸淫了五千多年的人性,已經練達無比;只可惜,埃及人的聰明都用在生活的鑽營裡。看他們做生意時口若懸河、諸般取巧中,已可見一斑。這種跟遊客糾纏不休的習性,沿尼羅河而下一脈相承。

埃及最輝煌的歷史,都收藏在尼羅河邊的埃及博物館;象徵了在此孕育的,也都安息於此。

溯尼羅河而上樂蜀(Luxor),這是繼曼菲斯後埃及最強大的第比斯(Thebes)王朝古都的所在。尼羅河兩岸沒有了高樓大廈,多的是甘蔗田,千百年來模樣差不多的帆船(Feluccas)仍在河上漂行。第比斯的光輝,唯有在為紀念天神而建的卡納神廟、樂蜀神廟,及長埋了歷代法老王室的帝王谷、帝后谷中,方可窺見昔日的強盛。

第比斯的強人是拉姆斯二世(RamsesII)。在樂蜀,隨處可見他的雕像。看過他輪廓分別、嘴唇鼻樑有力的樣子,任誰都不會忘記;以後再看埃及人,幾乎每個都有他的影子。這個印象,直到尼羅河源頭阿斯旺(Aswan)仍揮之不去。

相比起拉姆斯二世的偉大,今日的埃及人似乎有點不濟,只懂得在祖先的遺產上鑽營。難怪,人人都說埃及是一個屬於過去的國家,只適合懷緬,不應有期盼。

 

圖文︰由TOM.COM「生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