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終結時,德國漢諾威


德國漢諾威,2000年夏

一時衝動,在飛往紐約的途中翻開身邊的雜誌,才猛地記起德國主辦的世界博覽開幕在即,完了紐約的公事馬上飛一轉吧,半空中半醒半睡的我在想。果然就成事。

世博開幕當天我就在那一堆迎風飄揚的旗海下面,舉頭上望,天上找






一個歸宿?
紅旗飄飄心頭一暖,說不出的熟惡的陌生的感覺。

怕趁熱鬧,所以更要絕早到絕早退,如果說地球是一條村,世界博覽是一個墟,這絕對是一個設計包裝得異常講究的示範單位。強國弱國雖然貧富有別,但都花盡九牛二虎之力,向世界宣示一個自家的引以為傲的形象:山明水秀的,科技先進的,藝術發達的,食豐盛的,總有一個話題,總有值得自豪的一面。

整整三天三夜,我也不知是從哪來的力氣,竟然把世博展覽裏的十多個專題館上百個國家館無一遺漏的看了一遍。老實說館內的細緻資料是不可能一一細讀,匆匆經過看的是每個館的建築結構外貌,室內的聲光幻影,感覺一下東南西北不同氣候、質感和顏色。相對於現實的紛擾和沉重,這個為期五個月的虛幻的確甜美。天放晴,藍天白雲艷陽,好一幅圖畫,我找個樹蔭喝瓶礦泉水,不知怎的想起世界終結,落幕收場的一刻。

事先張揚的憂戚,是有點掃大會的興吧。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

advertisement
Something is wrong.
Instagram toke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