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世界, 巴黎


巴黎,2000年夏

大好晴天,其實可以不必一天到晚往外跑,累得厲害但其實甚麼也看不到記不牢,大膽留在室內只看看窗外風景,其實是種成熟的奢侈。可是今年夏天,經過的地方總是下雨:德國大城小鎮、倫敦、東京,雨衣雨傘不離手,被逼懶在室內。難得數天在巴黎,老天竟然肆無忌憚的放晴。乾爽輕快,巴不得24小時在街上跑。

在巴黎遊花園,好些年來把市內東南西北大大小小的古老的現代的華美的簡陋的公園都遊遍,印象最深亦每次必重回探訪的是Parc Citroen,一個建成於90年代初的乾淨利落的公園,說它簡約又未免少看了建築設計師和園藝師的細密心思,每次沿著園內的散步道,走走看看,總有驚喜新發現。


當然每回叫我駐足停留且樂上半天的,是公園草坪上方廣場裡的「水世界」,稱它作噴泉它又跟傳統噴泉不一樣,五六排定時噴水的龍頭「築」起水牆,小朋友來回與水追逐躲避,濕個不亦樂乎。面前一對小傢伙,又怕又貪又愛,嘻嘻哈哈的把身心都拋出去了。相對這些小朋友,我們這些大朋友實在太惜身了,怕水怕麻煩怕出洋相,自定規條畏首畏尾,更好玩的都只有觀望的分兒--大好晴天途經水世界,不得不停下來好好想一想。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