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紐約


紐約,2000年夏

在吃厭了那些美式特大份量的早餐--煎蛋、碎牛肉、炒馬鈴薯、厚切烤面包,橙汁,喝不完的咖啡或茶……脹得滿滿的胃自衛的跟我說:
「放我一馬!」

因此告別那些大清早就人頭湧湧的「茶餐廳」,沿著Lexington大道朝上城走,走不了多遠就給我一眼發現,這間絕對值得舉手舉腳推薦的最可愛的連鎖店!

我當然不是說那些侵略全球味如嚼臘的漢堡或者炸雞,太多太濫而且方圓幾百呎都有一層油煙悶氣。我說的這間店,名字簡單就叫作「麵包」(Le
Pain),多年前我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驚為天人與它初相見。芸芸眾多同類的吃店中數它最突出:黃土灰牆,原木地板,店堂裡正中放一張二十人大木桌。大家買了各自的麵包和飲料就坐下,面前有各式果醬、朱古力醬和奶油,隨意隨便。店裡永遠有輕輕的古典樂,甚麼樂章都舒服。

那些日子在布魯塞爾,早餐不作他選。後來到巴黎,發覺同樣名字同樣格局的店陸續出現,好幾趟通宵達旦這裡那裡玩樂過後,清晨最後一站就是在店裡捧一杯熱騰騰的咖啡,舒服得願意當場入夢。

今回一個人在紐約,在店裡挑一個角落好好坐下。這麼遙遠這麼親近,世界真的這麼小?在這裡就像回到了家,二十人大桌依然神奇,同樣的巧克力醬心愛的果仁提子麵包,連侍應都格外勤快和熟落,大抵這個早上甚麼地方也不用去了,自作多情自尋快樂,幸福從早餐開始。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