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愁善感快樂人 – 鄭秀文


和鄭秀文翻她的舊相簿,十年人事幾翻身,每張相她都要評頭品足一番:這張似「村姑」、那張像「肥婆」,還有很多都是「娘娘的」。

由藉藉無名到成為大眾偶像,由孤高到包容,鄭秀文經歷的是徹底的蛻變。她形容這十年得到最多的不是名,更不是利,而是人情世故──她的黃金十年。

解凍了的冰

還記得第一次和Sammi見面是6年前的冬天,問她一句,她答半句,感覺很冷,比天氣更冷。往後的日子裏,接觸多了,她的說話亦一次比一次多,現在問她一句,她答一百句,再反問你兩句。原來她並不冷,只是慢熱。


「我的弱點是喜歡將自己收起來,因為我害怕受傷害,所以過去的我會築起一面牆,將自己和別人隔開。尤其在這個圈,每日有太多陌生人要面對,我不懂交際,所以便收起自己,希望少說話多做事,可能別人把我看得很極端,但我不怪他們,因為圍牆是自己築起的,給我一些時間把這面牆慢慢粉碎吧!」

「踏前一步,視線就更廣闊,放鬆一點,心情就更豁然開朗,可能是人老了,甚麼都看化。」

如Sammi所說,我們都要學懂接受別人,包容別人,才令自己更逍遙自在。現在的Sammi比以前多了一份前所未有的親切感。

自我反省

十年歲月,很少人會覺得Sammi老了,只是覺得她比以前「開竅」,而且成熟了許多。

「人是要跟隨時代改變的,我可能較別人變得慢,但我的確在不斷改變。最重要的改變是由自我中心變成了解自己。98年是一個很重要的關口,因為經過97年的

高峰後 ,我忽然感到好失落,接著又有很多關於我的壞消息出現。於是我靜下來去想,是否自己出了問題,為甚麼槍頭總是朝著我來。我開始聽朋友意見,看一些與別人建立關係的書籍,結果自我的改變,真的改變了別人對我的看法,當然朋友的不捨不棄是很重要的因素。」

的而且確,現在Sammi的身邊多了很多朋友,就連笑容都多了。

始終都是朋友好

不是冤家不聚頭,Sammi說她的朋友大多和她吵過架,因為她太直腸直肚,所以吵架後仍可以做朋友的,她就更珍惜,因為朋友比金錢更難求。

「以往我很少朋友,來來去去都是安仔和康仔幾個,可能是我很


少主動接觸別人,但後來跟前經理人李進『分手』後,我開始要自己面對身邊的人和事,接觸層面多了,人亦開始開放了不少。從前我不敢接近的人,原來都很關心自己,當自己失意的時候,他們會前來向我問好或鼓勵我,這些都是支持我的動力,令我知道『路』不是一個人走的。」

許志安令我樂觀

有些人會從經歷中覺悟,有些人從教訓中長大,Sammi的改變,得到一個很重要的男人的幫助──許志安。

「他是個很positive的人,我是個rather negative的人,沒有他,我便看不清甚麼是樂觀,甚麼是快樂,有人說我們「互補長短」,我想大概不是,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他甚麼,只有他不斷影響我,令我變得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