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夢,瑞士硫森



瑞士硫森 2000年夏

為甚麼要旅行?他突然在我旁邊有此一問,嚇一跳。

該怎樣回答呢?是純粹消閒休息?是文化學術尋根探源?是逃避責任企圖減壓?是放浪形骸尋芳問柳?反正大家都似乎相信,離開家門熟悉的工作生活環境,在另一個

陌生的時空裏,總應該有種種未知的可能──有能力的都可以試,單就這一點,十萬八千里也都值得。

其實這一切都是想當然,我毫不客氣的回答他,在硫森湖邊的這幢船屋餐廳的昏黃燭光下,天色已黑,且有涼意。

當你走過一段又一段路,然後發覺,自己能力有限──經濟能力,語言能力,適應能力,忍耐能力……越認識自己越殘酷,甚至發覺自己連做夢的能力也在退減,從前天馬行空想像無蹤,如今著著計算疲累得可以,旅行,只會更累。

累了,就要找個地方歇歇找把椅子坐坐,最好能夠找個地方開小差──就在寄居的小旅館進門處,

一列排開像裝置藝術的有幾張「上年紀」的嬰兒椅,曾幾何時我們一萬個不願意的被迫要乖乖坐進去,現在想再無慮憂的重來一次也許太遲太笨重,還有旅館門外的小公園,千秋木馬繩梯一應俱全,要不要再來一次,再一次──我們都樂意繼續童夢,尤其在午夜醒來鏡前不得不接受自己一頭白髮的時候。

撰文及攝影:歐陽應霽